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猎艳生涯】(03)作者:zmkmba
【我的猎艳生涯】(03)作者:zmkmba
字数:7524


  第二天照常上班,我因为前一天晚上的事情有点心虚,先偷摸的在办公室门口朝里瞄了两眼,看到孟姐正一脸严肃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埋头工作,才壮着胆子,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呵……胡儿来啦!」

  小杜打着哈欠朝我招呼,看那孙子一副死狗样,显然在前一天晚上跟他女朋友没少折腾。

  孟姐听到小杜说话,回头朝我看了一眼,我没敢跟她对视,扎着头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到中午的时候,同事们都去吃饭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孟姐站起身来走到我的桌边,沉默的站了一会,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我是做贼心虚,假装整理文件,一直也没敢抬头去看她。直到她离开之后,我才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看来,前一天晚上的事算是暂时过去了。

  不过从那以后,孟姐就有点躲着我的意思,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热络了。我也乐得轻松,更加不会去主动招惹她。

  说实在的,她要真的是个欠操的骚货,那我也不介意多个炮友,大家都是为了下半身愉快,也不会涉入感情纠缠。怕就怕孟姐万一跟我动起真格的,玩起感情什么的,那他妈可真就要了亲命了。

  时间缓慢流逝,转眼就过完了年,豆芽儿返校已经半个多月,我也有半个多月没有炮儿打了。

  那天下班之后吃过晚饭,我躺在床上用手机聊天。那个时候,微信还差五六年没有开发出来呢,主流的聊天工具,还是非QQ莫属。

  很意外,雯雯竟然在线,我发了个问候过去,那小浪货很快就回复了过来。那妮子婚后的性福生活多半并不如意,聊了没几句,就开始跟我发浪了。

  「找到新女朋友没?」

  「没呢,也没碰到合适的。」

  「嘻嘻……好可怜哦,小后卫好久没人安慰了吧?」

  「也不是啊,五姑娘正式上岗了哦……」

  「……可怜哦,要不要人家安慰你一下哦?」她发过来一连串的挑逗表情。
  「好啊,那你飞过来,我开好房间等你哈!」我回过去一个色迷迷的动态图。
  「咯咯……大色狼,人家只是说精神安慰你一下啦,你想哪里去了……」
  「当然是想你的小蝴蝶屄啦……」我发过去一个下流的动图,又问:「怎么样,你老公没我厉害吧,能满足你不?」

  她发过来一个委屈的表情。

  「哈哈,还是哥厉害吧,想哥哥了就来找哥玩呗。」

  「去不了……」她发来一个懒洋洋的表情,说:「怀孕了,不能到处乱跑。」
  「我操……」

  「你操什么操,跟你没关系哦,操了人家两年多也没让人家怀过孕,还敢说自己厉害呢,嘻嘻……」

  「大姐,那时候你一直在吃避孕药好不好啦,说得好像哥没有生育功能似的。」我不爽的回复,感觉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就算雯雯从来都不是我的女朋友,但毕竟是我挺喜欢的一个女孩。俗话说日久生情,我日过她不知多少回,现在突然听到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念头再怎么通达,也还是感觉有些不是滋味。

  「看来,你老公也挺努力的嘛,才几个月就让你怀上了。」我继续酸溜溜的说道:「那你想过我没,你就一点也不想念哥的大鸡巴啊?」

  「嘻嘻,人家结婚后一直都是带老公在家住的呢,好多时候都是前半晚被老公操,后半晚被老爸操,人家的屄屄里面好充实的呢,才不想你呢!嘻嘻……」
  「我晕……你爸胆肥了啊,萱姐也不管啊?」

  「萱姐才不管呢,她搭上一个给她开车的司机,听说鸡巴也挺大的,还说让我试试来着,可惜我怀孕了,没机会试……」

  「……」

  一直聊到无话可说之后,我关上手机,心里的欲火却怎么也关不住了。
  我躺在床上自己撸着鸡巴,脑海上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淫荡的雯雯,端庄的萱姐,风骚的表嫂,甚至只被我操过一次的李萌萌,还有只见过裸体却从没操过的婊子黄颖以及那位和小白玩SM的漂亮导员……我回忆着自己与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激情缠绵,心情却越来越是烦躁难耐。

  燕姿母女的身影总是随着那些女人的出现而强行出现在我的回忆里,让我的鸡巴膨胀欲裂的同时,却又一次次浇息我心中的欲火,让我的心中泛出一层又一层的痛楚感觉。

  我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我猛的提上内裤坐了起来。

  在那时,我突然想通了一个道理,要想彻底的忘掉以前的人和事,就必须不断的向前走。

  也就是说,我需要更多的,全新的性伴侣,来宣泄我旺盛的性欲,来帮助我忘掉以前的事情。

  「喂,还记得我不?」我翻出那个计程车司机的电话,拨了过去。

  「您是……」对面传来犹豫的反问。

  那孙子,当时巴巴的跟我要电话号码,这才多长时间,就把我忘了。

  「你留过我电话的,年前,我送喝醉的领导回家……」我帮他回忆。

  「哦……白领人妻!是你啊兄弟!」那货终于想起我是谁了,语气顿时热情起来。

  「最近缺炮儿,有什么安全的场子给我介绍下呗。」我说。

  在我们这里,出租司机的一种很重要的兼职,就是帮助各大娱乐场所介绍客人,他们每送一位客人过去,都会得到娱乐场的提成奖励的。

  「有啊,大学城那边在年前刚开了一浴都,里面的小姐好多都是在校大学生呢。安全绝对没问题,听说那里的老板在上面有关系,安全的很。」司机哥们连忙介绍。

  我跟他说了地址,然后穿衣服准备出门。老爸老妈在我参加工作之后,就很少管我了,见我晚上出去,也只是嘱咐几句早点回来之类的话,我一边应付着,一边快速出了门。

  去那个浴都的路上,我和司机一路闲聊,得知那哥们的年纪也不太大,过完年也才刚满三十岁。他和他老婆都是姓白,一个叫白松,一个叫白露,听起来好像她妈兄妹一样。

  当时,我还拿他们的名字开玩笑来着,他却是哈哈大笑,说他们夫妻打小就认识,是一个村子里的街坊,还沾着一点出了五福的堂兄妹关系。

  本来,按照他们的同宗关系是不太可能变成两口子的,但后来城中村改造,他们两家就分别搬远了,然后七八年没见过面,再见时,谁也不认识谁了,直到两人搞到一起开始谈婚论嫁见家长的时候,才惊觉两人是同宗兄妹的关系。
  两方家长权衡了好久,觉得毕竟是已经出了五福的宗亲,法律上也是允许的,就同意让两人结婚了。

  不过,或许真的是血缘相近的关系,婚后他老婆怀孕两次,都是自
然流产了。连续两次流产,两次清宫,医生告诉他们,他老婆以后能够怀孕的几率比中彩票还难,他们两口子抱头痛哭了几晚之后,也就慢慢的想开了,没孩子就没孩子吧,干脆就趁着年轻开始享受生活了。

  讲完他们两口子的故事,白松又色迷迷的调出他老婆的照片给我看,各种生活照,艺术照,甚至还有操屄的照片,然后不停的诱惑我,让我带孟姐跟他两口子玩玩交换。

  那货依然对孟姐色心不死,我看着他老婆的照片也是大为意动。

  可是,孟姐就连我自己还没上手呢,可能带出来跟他玩交换么?要是豆芽儿在家的话还可以考虑试一试,当时我除了已经上学走了的豆芽儿,一个炮友都没了,上他妈哪跟他换去?

  我就没理他那茬,到地方下车,自然有小弟领我上楼,那货自己在前台等着我点钟,然后好拿自己的那份提成。

  我以前上学的时候不缺女人,只是陪同宿舍的小白去过两次娱乐场,点女人也有过一次,对里面的氛围并不算陌生。跟着小弟进房间坐下,没一会就有四个小姐进来了。

  价钱我已经打听好了,快炮二百,全套五百,带出去另算。我想了想,考虑到自己的习惯,好久没有打炮的情况下,第一次总会很快就射出来,因此选择快炮是绝对不合适的。

  「全套怎么说,多长时间?」我问小弟。

  「全套就是所有的花样随便您玩,包括鸳鸯浴,漫游,毒龙,冰火,后庭,全都能玩,一次下来大概两个小时。快炮就是上面我说的内容都不能玩,除了给口一下,就只能打炮,而且还不能口爆,射精就结束,超过时间要加钟。」小弟给介绍说。

  我又问:「那全套不限制出几火吧?」

  小弟就笑:「那个没限制,您不怕伤身体的话,随便出。」

  我也笑了,指着一个穿紫衣服的清秀女孩说:「就这个吧,全套。」

  小弟为难的看了看那个小姐一眼,说:「这个不做全套的,她也不会。您要是想要全套服务,那得换人了。」

  我看了看其他三个,都不太顺眼,其中两个风尘味十足的,不但妆太浓,而且年纪也有些偏大,看起来得有小三十岁了,不定被多少人干过呢,坚决排除!另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穿着妆容也合口味,但就一点,那女的两眼之间的距离太近了,看着也不顺眼。

  就剩下那个穿紫衣服的,虽然谈不上多漂亮,但身条挺好,目测胸部也有点料,关键是,那张小脸儿看起来有几分清秀,给人一种邻家小妹的感觉,压身底下操弄一番,能多出一种征服者的感觉。

  「就这个吧,不想做的项目可以不做,我跟她商量着来,行不?」我问小弟。
  小弟咧着嘴转过头,冲女孩说:「那你决定吧,客人就看中你了,你跟他谈。」
  那女孩犹豫一下,说:「好多项目我都不会的,只正常的做,行吗?」
  我点头:「可以,你不会的可以不做,反正不管做什么,够两个小时就行。」
  谈妥,开始上钟,小弟和其他小姐退场。

  「叫什么名字?」我一边脱衣服,一边问她。

  「阿紫。」她背转身子脱着衣服答道。

  我笑:「敷衍我呢?你穿的紫衣服就叫阿紫啊?」

  她噗嗤笑了一声,说道:「我本来就叫阿紫,正好今天穿了件紫色的衣服。」
  我上前从后面搂住她,从她还没解开的胸罩下沿探进手去,寻找她的奶头,一边在她耳边说道:「会洗澡不?先陪我洗个鸳鸯浴呗。」

  她不说话,停下脱衣服的动作,随着我的捻弄细细的哼哼着。我一边揉她的奶子,一边把她的胸罩整个掀了起来,两只白兔在我的手掌和胸罩的双重挤压下,高高的翘立起来,两粒小小的淡褐色奶头仿佛战栗一般轻轻的抖动着,让我从她的肩膀后面看过去,猛然产生了一种将它们含进嘴巴狠狠吮吸的冲动。

  我粗喘着,一把扒掉她的胸罩,双手一扳,她赤裸的上半身就完整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清丽的面庞,颀长的脖颈,纤细的锁骨,挺翘而又雪白的双乳,平坦滑润的小腹……一个陌生的女人赤裸着身体站在我的面前,新奇的刺激让我的鸡巴在十几秒内迅速的膨胀到了极限。

  我或许真是被压抑的太久了,以至于竟会对一名小姐产生了不可抑制的冲动。
  记得我在上学的时候,曾有一次陪小白去找鸡,面对那个面容姣好的小姐硬是没有丝毫的性冲动,最后还是依靠对方帮我吹起来才行。

  如今面对这样一个颜值并不算高的女孩,对方仅凭半幅柔嫩的身体就能让我蓬勃难抑,真是令我始料未及。

  我挺着硬挺的鸡巴在她小腹上轻轻一戳,压抑着性欲说道:「先去洗澡吧。」
  阿紫低头看看我档间的帐篷,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继续缓缓的蜕着自己的牛仔裤。

  我等不及了,一把把她拦腰抱起,快步冲向浴池,她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很快安静了下来,任由我近乎粗暴的扯去她身上仅余的衣物。

  「我操……还是个闷骚型的!」我把她丢尽浴池里,看着她水波荡漾下的赤裸阴部,那里白白嫩嫩,竟然一根毛也没有,显然是刚刚剃去不久的。

  「你自己剃的毛啊?」我脱着自己的衣服问。

  「男朋友呗。」她白了我一眼,大方的在水池中展露着自己的身体。

  我也跳进水池,捞起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腿上,掰开她的阴穴仔细的查看,嗯……很干净的一个小鲍鱼,除了小阴唇的上沿微微呈现一点深褐色之外,她的整个外阴都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红色,掰开阴唇观察屄洞,更是像花朵一样的娇嫩。
  如此鲜嫩的阴部,应该不会有病吧,就算有,我也忍不住了。

  我一使劲,让她在水里翻了个身,让她趴在水池沿上,然后抬起她的屁股,让她摆出挨操的姿势。

  「你干什么?」她挣扎着回头问我。

  「干你!」

  我一手摁住她的屁股,一手扶着鸡巴对准屄洞,不顾她的挣扎反对,一挺身就操了进去。

  「操你妈啊,你还没带套子呢!」她连声惊叫。

  我连续小幅度的抽插着往里顶,坚硬的鸡巴在她仍旧干涩的阴道中全根尽末。
  「嘶……疼!」她疼的直抽凉气,挣扎的力度更大了。

  我仍然一手摁着她的后项不让她起身,一手探到她胸前去捏她的奶子,下身的鸡巴感受着她的紧致与温暖,忍不住的小幅顶撞着,让她的呻吟声染上了一层断断续续的淫靡意味。

  「乖!别动,我不会射到你里面的,乖,一会就好了,你的身体太诱人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放松一点,嘶……你夹得我好紧,好棒……你的小嫩屄好深啊,没想到能让我全部都插进去,好爽……对,就这样,把腰伏低一点,对……宝贝,小屄里边开始出水儿了,哦……我快受不了了……操死你……操烂你的小骚逼……」

  我感受着她放松下来后渐渐湿润的肉穴,忍不住的快速操弄起来,长久的压抑再加上新奇的刺激,我最多只是疯狂抽插了几十下,就感觉到了快感的来临。
  我不由得闷吼一声,拼命的把鸡巴插到底部狠狠的研磨了几下,然后在她仿佛带着哭腔要求我拔出来射的低呼声中,猛然拔出忿张的鸡巴,强烈的喷射了出去。

  淡黄色的浓精喷洒在她的头发以及后背上,然后随着她的身体沉没
在水中,漾起一丝丝仿佛棉絮一样的东西。

  我们两个谁都没有说话,她至少在池边趴了三四分钟之后,才缓缓的转过身子,面对着我坐了起来。

  「你是做什么的?」她面无表情的问我。

  「呃……我去年刚毕业,如今在一家单位做白领。」我有些尴尬的说道:「你放心,我身体没问题,没有病的,那个……要不我再补偿给你二百块钱吧。」
  她仔细看了看我,摇头说:「看你挺帅的,算了!不过,你胆子也挺大的嘛,就不怕我有病啊?」

  「我的鸡巴比胆子还大!」我探手去摸她的档,坏笑道:「我检查了啊,那么娇嫩的小鲍鱼,一看就没怎么用过,怎么可能有病嘛!」

  她嗔笑着轻轻锤了我一拳,说:「除了我男朋友,你是第一个不带套子的。」
  我嬉笑着揽过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上缓缓的抚摸着,问道:「问你个问题别生气哈,你出来玩多久了。」

  她嗤笑一声,浑不在意的道:「去年元旦前吧,同学给我介绍的。」

  我干笑着问:「附近大学城的?」

  「嗯……」

  一边随口闲聊着,她细细的喘息声又渐渐的响了起来。

  「有感觉了?」我一边捏弄着她的奶头,一边坏笑道。

  「嗯……轻一点……呃……」她目光迷离起来,缓缓的探头过来,竟想跟我接吻。

  我心里抵触,微微仰头把嘴侧到一边,

  她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挣扎着从我怀里出来,冷笑道:「怎么了,嫌我脏?告诉你,我出来玩从来没让人亲过我的嘴,除了男朋友,就连口交都没给人做过,你嫌弃我还点我干嘛!」| 我尴尬的笑着,说:「不习惯,不好意思啊……要不,我给你吃吃奶头吧,我看你奶头挺敏感的。」

  她冷冷的盯了我一会,嫣然一笑,伸手揽过我的脑袋,嗤嗤笑着道:「来,妈妈给你喂奶。」

  我顺势躺在她怀里,一边抠屄,在她两只奶子上一通猛吸,听着她不断发出的娇细呻吟声,我的鸡巴又渐渐的膨胀了起来。

  「嘶……好了,别吸了,我快受不了了~ 」她扭动着身体,情欲开始燃烧了。
  「还有两个小时,你想怎么玩?」我吐出她的奶头,挺身抱住她,在她耳边吹着气问道。

  「做……做爱吧……」她喘息着说道。

  「可以不带套子吗?」我问。

  她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那你别射在里面。」

  我抱着她,分开她的双腿,在水里缓缓的插了进去。她的小屄确实够深,我插进去多一半的时候就能触碰到她的宫颈口,但是仍旧可以往里插进去几公分。我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温柔的抽插着,把水池里的水漾的到处都是。

  就那样弄了几分钟,她似乎有些冷了,松开搂在我脖子上的手臂,说:「水都快凉了,换一池热水,还是到床上去。」

  我说:「到床上去吧,你搂紧我。」

  说着,我就一挺腰站了起来,她双手紧紧的搂着我脖子,双腿夹着我的腰挂在我身上。

  我托着她的屁股,往前走了几步,感觉不太过瘾,就用手托着她的屁股往上抛动着操了她几下。她嗤嗤的笑着,撒娇一样锤了我两下,催促我赶紧到床上去。
  我把她仰身放到按摩床上,扛起她的双腿就是一通猛操。

  那个女人叫床的时候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管再怎么激烈,再怎么爽,她都不肯大声的叫出来,快感强烈的时候宁可咬自己的嘴唇,也不肯大叫出声。

  说实话,那种细细的呻吟听久了之后就会觉得乏味至极,因此我变着花样操了她二十多分钟,也没有丝毫射精的欲望,反而让鸡巴习惯了摩擦,变得有些疲软了。

  「你还不射啊?」她幽怨的望着我说。

  「嘿嘿,你不也一样没高潮吗?你爽了,一叫唤,刺激刺激我,说不定我就有感觉了。」我漫不经心的耸动着屁股跟她说。

  「我都舒服两回了好不好嘛,你快点射吧,人家里边都有点疼了。」她嘟着嘴说。

  「你高潮了?我怎么没发现啊!」我纳闷。

  她媚笑:「忘了刚才掐你啦,那会正爽呢,你还不肯停,一直弄人家。」
  我郁闷的拔出鸡巴,坐到她旁边说:「要不你给我口一下吧,没感觉,都快软了。」

  她笑着打了我一下:「去洗洗去。」

  口的结果,也不尽人意。她的技术差得远了,牙齿把鸡巴刮的生疼。

  之前我就说过,我只是压抑的太久了,还不至于对一个各方面都不算出色的女人生出那么强烈的性欲。

  果然,发泄过一次之后,我就很难在她身上射出第二次了。

  在我要求后庭未果之后,我果断放弃,提前半个多小时结束了。

  穿衣服的时候,她突然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问我要联系方式。我没敢给她电话,就把QQ号给了她。

  下楼结账,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打车回家。

  等我洗漱完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白松的电话打了过来。

  「嘿~ 哥们,结束了吧,用不用我去接你?」

  「接毛线啊,我已经在家里了,都准备睡觉了。」我郁闷的答道。

  「诶?你不是点的全套吗,两个小时呢,怎么那么快就回家啦!」

  「我擦,你怎么知道我玩的全套,你他妈偷看啦?」

  「毛线啊,我拿的是玩全套的回扣,你说我知不知道啊。」

  我苦笑:「别提了。点的是全套,但那妹子不会玩,只让打炮。先出了一次,然后第二次没感觉了,弄了半个多小时也没射出来,太累,就提前走了。」
  白松在那边嘿嘿的淫笑:「你可真鸡巴逗,不完全套你点它干嘛啊,只打炮的话,你跟小弟说说,两个小时随便玩,出几次都行,才四百块钱。」

  「我擦,我哪知道啊,以前不缺炮儿打,很少去场子玩的。」我郁
闷的答道。

  白松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会,突然压低声音跟我说:「我说,没爽够吧?明天晚上我歇班,你来我家玩呗。」

  我「啧」了一声,不耐烦道:「哥们,跟你说很多遍了,那是我领导,我真跟她没关系的。你想玩她就自己想辄,我是没办法。」

  白松有些失望,抱怨了几句,又说:「算了,我媳妇最近缺操,之前一起玩的那些朋友最近都挺忙的,我一个人满足不了她,明天你来吧,一起玩玩。」
  我想了想,感觉对白松那人还是不太熟悉,不敢贸然答应,就说明天先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白松挺高兴,立刻就答应了。

  第二天下班之后,我直接去一家上点档次的饭店定了个包间,然后给白松打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包厢的门一响,白松挽着一个圆圆脸的美女走了进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