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8-09)【作者:三火先生】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08-09)【作者:三火先生】
字数:108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李书云|平安夜

  「他又发短讯给你?你快说点甚么嘛,不要一直不回人家呀!」看到李书云的手机跳出一个提示,林乐诗显得异常雀跃。

  在三天前,李书云开始收到向峰的短讯。第一个短讯是一个图档,是向峰手绘一个粉蓝色的倒三角形,然后向峰又把自己的头像换成这个图。之后每天都会给李书云打招呼,问她圣诞要不要一直去玩,连续三日如是。

  只有李书云懂得向峰的意思,偷看到陈芷菲替向峰口交的那一天,李书云就是穿着粉蓝色内裤。向峰不是邀请,而是要胁她。

  林乐诗看出李书云经常神不守舍,不断追问之下,李书云胡乱编了个故事。不知就里的林乐诗一边取笑李书云「移情别恋」,一边鼓励着她快点回覆,和向峰搞点小暧昧。

  每次听到林乐诗说「搞点小暧昧」,李书云都不期然想起几乎每晚都出现的淫梦。前一个晚上的梦,李书云已经梦到和向峰在整备室做爱。想到这里,李书云不禁出神了。

  林乐诗从发呆中的李书云手里抢过手机,一鼓劲地代李书云回覆向峰的短讯。
              *** *** ***

  十二月二十四日的午后,李书云和母亲各自忙着挑选衣服。母亲告诉李书云她要出席一个酒会和派对,可能会玩个通宵。李书云则瞒着母亲,说约了林乐诗去逛街。李书云早已认定母亲暗地里交了男友,积极怂恿母亲玩得尽兴一点。母亲的心思也飞到远处,简单交代几句就出门找美发师整理造型。

  李书云最后选定了一套白色的连身裙,裙摆正好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贴身的剪裁凸显她圆浑的美乳,然后再披上一件红色的外套。她把全身照发给正要登机到日本的林乐诗,林乐诗传回短讯:「小三八,你美呆了!记得不要这么快失身给向峰,吊他胃口哦!」

  「讨厌!谁要和他好哦!」李书云迅速回覆林乐诗,但心里却非常忐忑不安。
              *** *** ***

  高挑英俊的向峰和样子甜美的李书云走在一起,就如一对天造地设的小情侣,引来不少艳羨目光。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但李书云的确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他们去了一家格调高雅的意大利餐厅。父母离异后,李书云再也没去过这么高级的餐厅了。

  正当李书云为点菜发愁时,向峰经已召来外籍经理,意想不到地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询问餐牌以外主厨推介的美食,其流利程度,连优等生的李书云也自愧不如。这使李书云对向峰有两分改观,而且对他的身世多了点好奇。

  向峰说着讲不完的话题,特别是一些市井间的迭事,像李书云这种温室小花自然听得心花怒放。想起这是第一次和男生共渡圣诞,又想起母亲此刻也在某处愉快地庆祝佳节,李书云内心生起一种幸福的感觉,她觉得她们母女二人终於走出这几年的阴霾。

  「待回一起去和我的朋友一起倒数,OK?」

  「好呀!」欢乐愉快的节日气氛使李书云几乎完全忘记了向峰要胁她这回事。
              *** *** ***

  向峰的一众「朋友」完全出乎李书云意料之外。

  向峰带着李书云到了一间三层高的大宅,还没穿过大闸已经听见里面传来喧哗声。走过佈满圣诞装饰的小花园,向峰推开大门,李书云放眼望去,大厅内三十多个男女,后花园泳池旁也站着二三十个人。有的十来二十岁,有些是三四十岁。他们的打扮亦非常参差,明显来自不同生活圈子。

  人群中,李书云赫然见到陈芷菲正坐在两个男人中间。她化了妆,穿着鲜红色的小背心,白色热裤,还配上一对三吋高跟鞋,把她性感健美的线条完全展露出来。骤眼看上去,陈芷菲就像大学生一样。相比之下,李书云的打扮就像一个中学生错误地走进成年人的派对。

  「新妞吗?好可爱呢!」大夥们见到李书云便马上起哄,男人们打量着李书云全身上下,毫不客气地扫视着她那对与年纪不相配的美乳。

  陈芷菲站起来跟向峰和李书云打招呼,坐在旁边的红发男生看到陈芷菲露出半个屁股蛋,随手就拍向她屁股,陈芷菲竟然一点都不介意,还回头向那个红发男生抛个媚眼:「向峰,你好样的,甚么时候追到手的啊?小云你也是,藏得很好嘛!」

  「我们只是吃个饭,不是一起的…」急着解释的李书云脸上泛起红霞,一直伸向脖子根。

  「不是吗?来来来,跟我一起坐,别理他们。」陈芷菲一手拉着李书云回到原来座位上。红发男生一直盯着陈芷菲的纤腰和长腿,而坐在另一旁的男人束着小鬍子,似是三十出头,他故意向后一靠,巧妙地同时欣赏两位少女的体态。
  陈芷菲擅长运动,身上没有多余脂肪,一步步跨过来时,自然地展现出双脚优美修长的线条,火红色的小背心下露出的小蛮腰更是性感至极。李书云少有运动,手脚恰似柔弱无骨,腰肢面颊还带点婴儿肥,胸前挂着两颗恼人的美乳,让人目不转睛。

  「你叫小云?来,和大叔碰个杯。」那个束小鬍子的男人从玻璃瓶子里倒出半杯不知名的饮料。

  未等李书云回答,陈芷菲先拦下来,「朗哥,她不会喝酒。」

  「阿菲,你也知道这个没有酒精的啦。你看这个瓶,冰多,茶多,只有一点点威士忌而已。你以前也不会嘛,你看你现在多能喝,呵呵。」

  「我真的不会喝。」李书云想到「威士忌」三个字就觉得可怕。

  「小云,是不是不给大叔我面子?」李书云只好硬着头皮喝下去。

              *** *** ***

  「缩手啦,讨厌鬼。」红发男生的手依依不舍地离开陈芷菲的蛮腰和大腿。陈芷菲拉着微薰的李书云到洗手间去,红发男生乘机往陈芷菲的屁股蛋摸。
  陈芷菲在往洗手间途中一脸认真地说:「李书云,我劝你不要碰向峰,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待回找个机会滚回家,做你的模范生吧。向峰这个男人,你玩不起的。」

  「陈芷菲,我跟向峰真的没甚么。」李书云愈来愈搞不懂陈芷菲与向峰的关系。

  「啧!我一点都不在乎你跟他有甚么没有甚么。话我就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

              *** *** ***

  过了深夜十二点,屋内气氛热烈起来。陈芷菲和红发男倒数时已经不停热吻,现在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向峰在远处被两个辣妹缠着。朗哥和几个男人则一直围着李书云,轮流向她劝酒。

  「小云,你又猜输了,来喝半杯。」朗哥把酒杯放到李书云手里,她觉得脸颊越来越热,喉咙也开始发烫。

  「哎,小云,如果你不想喝,可以改受罚哦,亲大哥一个就好了!」另一个男人插话。

  「对对对,每人都亲一个就好了。」男人们七嘴八舌地起哄。

  李书云用求救的眼神望向向峰那边,向峰也刚好看到李书云拿着酒杯,便抢过身旁辣妹手上的酒,向着李书云举杯,一饮而尽,李书云身旁的男人轰然叫好:「阿峰,好样的!」「峰哥,好!」「小云到你了,乾了它!」「喝、喝、喝、喝!」

  李书云无助地把半杯酒灌进肚里。男人们又在玻璃瓶里添了新的威士忌,才替李书云续杯。

  向峰终於摆脱两个辣妹的纠缠,坐到李书云旁边。

  「向峰,我有点醉了,能送我回家吗?」李书云在向峰耳边说。

  「才一点多,不要扫兴啦。三点!三点我想你回家,OK?」向峰嬉皮笑脸地对李书云保证。

  「小云,朗哥比你喝更多啦,别急着走。我叫向峰跟你组队,你玩,输了就让他喝,好吧?」朗哥指着向峰说:「她是的带来的,你要负责任哦,呵呵呵。」
              *** *** ***

  「向峰,你别喝了,要不你们罚我吧!」李书云已经有点茫然,手脚眼睛都不听使唤,接连输了好几把。她看着向峰一杯杯的把酒灌到肚里,让她觉得很心痛。

  男人们起哄:「你们亲一个嘛。」「不对,这不是罚啦,小妹妹赚到呢。」「不如,小云你让我们亲一下的手,这样行了吧?」

  听着男人们七嘴八舌地提议,李书云无奈地答应:「好啦,亲手就好了。」
  然后,李书云又输了几把,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往李书云雪白的手上亲吻。当朗哥用他的鬍渣扫过李书云的手臂,李书云觉得全身一片麻痒,不自觉地缩在向峰的怀里。

  慢慢地,李书云觉得向峰的体温传到自己身上,让她感到全身火热,但四肢的触感却变得越来越迟缓。

  男人又捉着李书云的手臂吻着。李书云看见男人从手背一路亲到手肘上,但迟迟没有实质的骚痒感。当皮肤和嘴唇摩擦的骚痒感来到时,男人的嘴早已离开了李书云的手臂。

  李书云不晓得这是因为威士忌强烈的酒精开始在麻痹了她的五感,形成了错乱的触感。

  狂热的气氛下,李书云抢过向峰的酒杯,再一次把酒喝光。

  众人开始留意到李书云渐渐倒向朗哥怀中,朗哥的手也毫不客气地搂着李书云的腰,而他的手也不安分地撩到李书云的裙内,抚摸着她的大腿。但李书云好像混然不觉,任由朗哥的大手肆意在腿上游弋。坐在对面的男人首先发现到李书云的眼帘半张半合,双脸绯红,浑圆的胸口起伏不定,一双白嫩嫩的大腿随着朗哥的抚摸慢慢张开,他们隐约看到裙下稚嫩性感的小三角内裤。

              *** *** ***

  向峰抱着完全醉倒的李书云走到二楼,正好碰见陈芷菲和走在她身后的红发男。

  「喂,向峰,你就放过她吧,她只是个小女孩。」陈芷菲看到这个架势,已猜到个大概,本着四年同学的情谊,她试着不让最坏的情况发生。

  「啧,小骚包,你自己也刚刚享受过,没准她比你还要骚呢!还有,叫你的炮友先拉上裤炼吧!」

  说罢,向峰继续抱着李书云走上三楼。

  「阿菲,算了,别理那么多。」红发男拉着陈芷菲的手,「走啦,不要说了。乖。」

              *** *** ***

  向峰抱着李书云走进三楼的一间客房内,他熟练地点开一组辅灯,在微黄的灯光下让李书云躺好。

  「嘘,小美女。」看着李书云胸口缓缓起伏是一种享受,「快自慰给我看。」
  「嗯…」

  「来嘛,你看完我的鸡巴就忍不住嘛,快点DIY一下呗。」

  「嗯…」李书云眉头轻轻皱起。

  「你不记得了?要我帮你嘛?」说着,向峰伸出两根手指塞到李书云嘴里,然后撩起裙摆,直接在内裤上揉。

  「唔…唔…唔…」醉晕的李书云不自觉地吸吮着向峰的手指,迷糊之间享受着向峰温柔的爱抚。

  「想起来了吗?」向峰把手指移到肉缝的中间,感受着饱满肥美的阴户口。
  「唔…嗯…唔…」不断的刺激下,李书云似醒非醒地和应着向峰。向峰明显地感觉到李书云有节奏地吸吮着自己的双指,而她的大腿也夹着向峰的手磨蹭着。
  「小美人,你挺会享受嘛。醉成这样,也这么湿了?」向峰清楚感受到李书云的内裤越来越湿,他索性撩开内裤,让指头滑到阴唇上,姆指则压在阴核上打转。

  「唔…嗯…嗯…唔…唔…」李书云极力撑开眼皮,看到向峰的俊脸,还有发现自己正吸吮他的手指,她小声地道:「呀…不要…呀…呀…」

  「小美人,我们亲一个吧。」向峰把嘴凑到李书云的脸上,轻轻在她下唇印了一下,然后又点了一下上唇,他轻声的说:「小云,圣诞快乐。」

  向峰不断亲吻在李书云的红润丰厚的唇上,直到他感觉到李书云双唇微微张开,他才把舌头伸到李书云嘴里,两人再也没有分开。

  李书云在迷糊间彷彿回到一直缠绕自己的淫梦里。向峰不断挑逗着李书云的小舌,李书云也拼命地迎向向峰,舌头双双狂乱地翻动。向峰的手指再次起动,继续搓揉着无比娇嫩的阴户。李书云伸手捉住向峰的手碗,但无碍向峰温柔地挑逗着湿润的阴户。

  「向峰,不要。」李书云从火热的深吻挣扎开来,万分娇羞地低声喊着。
  「你不想吗?你都湿成这样了。」向峰轻轻撩开阴唇,手指头一分一寸地揉着嫩滑的阴户口。

  「不要这样啊…嗯…」李书云把头别到另一边去。

  李书云早就被林乐诗和她的性玩具夺去处子之身,但她相信她的付出是基於对林乐诗的爱。李书云怀着深厚的感情、一份难以名之的责任,期盼着林乐诗的手指贯穿她的阴户,等候着她用假阳具佔有自己。

  李书云但李书云对向峰没有这份感情。

  此刻,李书云只有无限醉意,迷糊的意识,和止不住的性感。下身传来异样的骚痒,粗糙的指头不停地磨擦着阴核、阴唇,比林乐诗的爱抚还要来得强烈。男性的微暖气息混和着浓厚的酒气,从颈侧传来,在李书云内心深处掀起巨浪。当向峰的唇凑到李书云的粉颈上,她全身抖了抖,娇嗔一声。

  「你很想要吧?像在整备室那天一样,忍不住了吧?」向峰的声音犹如万恶的魔使,细意地诱使李书云渐渐堕落。

  早经人事的李书云被向峰娴熟的手法撩起了性欲,呼吸慢慢变得混浊,紧紧闭起的一双蜜腿开始有节奏地撕磨起来。向峰感应到微妙的变化,便把手指轻轻伸进阴户里。

  「啊…啊…嗯…」失去自制力的李书云不禁透出娇喘声,但马上止住嘴。
  向峰露出一丝微笑,然后毫不客气把整根中指塞入阴道里,恣意在狭小的肉缝内搅动。

  「啊…啊…呀…呀…不要,不可以…啊…呀…」

  「小云,你不是第一次吧?喜欢这样玩吗?嗯嗯,你的呻吟声真好听,你很喜欢你的男友这样玩你的嫩逼吧。」向峰爬到李书云身上,强行分开李书云夹紧的脚,混身乏力的她一下子张开了腿。

  就这样,向峰跪在李书云胯间,把头埋向李书云的私处。向峰隔着内裤亲吻着李书云的阴唇,舌头紧紧地压在肉缝之间。

  「啊…啊…不要…」林乐诗亲过无数遍的阴唇,被充满雄性气息的舌头挑逗下,变得跃跃欲试。李书云开始渴望更直接、更激烈的接触。她的腰肢上下扭动着,双腿轻轻点在向峰的头上,让他的舌头更贴近自己。

  向峰毫不犹疑地拨开内裤的裆布,用力地亲在阴唇上,然后伸出舌头上下左右舔着娇嫩欲滴的阴户。

  「啊…不可以这样…啊…啊…啊…啊…啊…」迷乱间的李书云完全忘记了矜持,随着高涨的性欲,她放声呻吟起来。

  向峰重新把手指塞进肉洞里抽插起来,舌头也不住有阴核上打转,比林乐诗更纯熟直接的手法,使李书云的性欲被完全唤醒,淫水随着呻吟声源源不绝地涌出。

  向峰脱下自己的裤子,在挺拔的肉棒套上安全套,然后扯下李书云的内裤,爬到她的身上,肉棒不偏不倚地顶在阴道口。

  「小云,可以了吗?我要进去了。」

  李书云的脑袋一白。

  她努力开口拒绝,但脑内不住闪过和林乐诗午后的荒淫、陈芷菲狂野的口交、向峰粗大如「队长」的肉棒、还有难缠的淫梦。

  李书云在迷醉之中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刺痛惊醒,和林乐诗把「队长」插入身体时一样的痛楚蔓延全身,向峰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撑开娇小的阴户。无论李书云尝过多少高潮,她都没法适应这个大小的肉棒。

  「呀!!!痛!!!呀…不要…呀…不要…呀……呀……呀……呀……呀……」

  向峰当日在整备室外,攀在气窗上,窥见李书云自慰的手法和表情,他已经认定李书云不是处女。还有刚才爱抚时的反应和表现,他更深信李书云早就嚐过禁果。所以,他并没料到李书云的阴户比处女还要狭小紧緻,肉壶紧紧地缠住阴茎,插进一半就难再寸进。

  不过,向峰也玩弄过不少少女,他一点都不焦急。他轻轻退出,再缓缓推送。如是,反反覆覆地进出,肉棒一点点地穿过层层肉缝,进入肉洞深处。

  「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痛入心扉的感觉慢慢被温柔的快感盖过,李书云终於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年少气盛的向峰挺起腰,加速插向李书云的肉洞。

  李书云的淫梦渐渐与现实连结起来,这一刻,向峰就像她爱慕以久的对象一样,心里一直抑压着的欲火终於爆发出来。她彷如置身整备室内,穿着校裙,抱着向峰,让向峰佔有自己。

  此时,向峰抱起混身无力的李书云,敞开连身裙背后的拉链,马虎地褪去上衣,迅速地脱去胸围,然后一口含着李书云的奶头。李书云软弱无力的身躯自然而然地挺起,迎向向峰的吸吮。

  向峰从右边的乳头吻到左边的乳侧:「小淫娃,很兴奋,很高兴了吧?嗯…啜…好大的咪咪…好正点…我好喜欢…啜…」

  向峰的嘴依依不舍地离开浑大奶,扶着李书云的腰,徐徐躺下。从下往上看,李书云的乳房更觉圆浑饱满。

  「小骚货,喜欢男人揉你的大奶吗?嗯?」向峰伸出大手,用力捏着李书云左边的乳房。迷糊间,李书云本能地伸手搓揉着空虚的右乳,双峰传来不平衡的快感。

  「呀…嗯…嗯…嗯…呀…呀…」李书云的头微微后仰,半开半合的小嘴里传来娇媚的呻吟声。

  向峰见状便奋力地把粗大的肉棒深深顶往蜜穴的深处。向峰一下一下地往上顶插,贯穿阴肉洞的尽头。李书云逐渐失去理性,无意识地扭摆着腰肢,迎合着向峰的抽动,一起通往极乐的高潮。

  激烈的高潮过后,完全酒醉的李书云终於体力不支,软摊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

              *** *** ***

  睡梦间,意犹未尽的向峰再次爱抚着她一双还在发育中的美乳,他痴迷地吸吮着她的乳房,挑逗着她的阴户。

  「向峰…」李书云在梦里轻呼向峰的名字。

  她梦见与向峰回到整备室,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轻轻地将开双腿,让向峰温柔地淫猥自己的阴户。然后,向峰挺着硕大的肉棒,再一次深深插进她的蜜穴。
  向峰紧紧抱着李书云,狠狠地佔有她,不停地抽插着。狂乱中的李书云在向峰身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感,她不自觉地紧紧拥着向峰。

  「对!小云,抱着我。嗯…我要射进去了…呀…呀…呼…呼…」

  梦里,李书云清楚感到一股林乐诗永远不能赐予的暖流,深深进入自己的体内,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她多么希望这个美梦不要醒来。

  向峰像听见李书云内心的呐喊一样,再一次拥着她热吻,再一次把肉棒深深贯入她的阴道,再一次用精液注满她的子宫。

             第九章王蕙心|选择

  「傑哥,大力点…呀啊…啊…啊…用力点…呀…呀…呀…」王蕙心忘情地叫喊着。

  「啊…唔…唔…我要射了…嗄…」叶文傑捉紧王蕙心扭摆不停的丰臀,把一泡精液喷到子宫尽头。

  王蕙心的臀部仍旧高高挺起,头埋在枕头里发出阵阵娇喘声,但叶文傑知道完全满足不了她。今天连续两次,干了不到五分钟就射精了。

  自从那个淫乱晚上以后,叶文傑满脑子都是王蕙心与陈森的片段。当然,他也以装醉的姿态参与性戏。在剪辑偷拍片段时,他也清楚看见发情中的王蕙心如何奸淫自己。不过,最让他震撼,无数次反反覆覆地观看的,始终也是王蕙心与陈森一幕幕狂乱的淫戏。

  他重看又重看不同角度的片段。在办公室里看完,他会马上跑到洗手间手淫。在家里看完,他要马上捉着老婆做爱。他一直渴望再次与王蕙心约炮,他要操死这个淫妇,让一直压抑的幻想和性欲狠狠地发泄在她的阴户里。

  可是,当叶文傑看到王蕙心赤裸的身体,那对傲人的巨乳,还有那丰满的玉臀,他脑里只能想起她如何迎合着陈森的狂暴。王蕙心毫无廉耻地趴在他的身上,高翘着屁股,如母犬般让陈森干着她的淫穴。巨乳在他的脸上晃动,被操得如痴如狂的王蕙心甚至没有察觉他早就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

  叶文傑清楚记得,王蕙心把阴户对着自己,一边舔吮着陈森的肉棒。她的阴户满满都是他和陈森的精液,一直从肉缝间缓缓滑到大腿上。当时画面太撩人了,叶文傑到剪辑片段才发现,王蕙心一边舔着陈森的肉棒,还伸手逗弄着他的鸡巴。
  刚才抽插着王蕙心,正好想到这里,叶文傑就忍不住射精了。

  王蕙心心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她一直在等陈森的邀约,让他们可以再续温存。陈森霸气地要王蕙心做他的女人,而王蕙心在狂热的高潮下心甘情愿地做尽极其羞愧的淫事。

  每个夜晚,王蕙心是多么想念着陈森,她一直回忆着一幕幕淫猥的画面,尽情玩弄自己的阴户。她从来没有如此渴求过男人,她把一个小胶瓶当作男人的肉根,每晚满足着自己无止境的爱欲。直到今晚,叶文傑撇下妻子与王蕙心幽会,她终於可以被肉棒佔有自己。

  叶文傑早已从王蕙心的脑里飘走,由肉棒插进阴户的一刻,她心里只惦念着陈森。她不停回忆起那个极度淫荡的自己,那个为了高潮的愉悦不断做着下流淫事的自己。

  她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把腿分开到极限,看着粗大无比的肉棒钻进自己的阴户。她疯狂叫嚷着:「呀…呀…呀……好老公…干我…奸我…呀…啊…啊…呀…呀…呀!」

  即使今天叶文傑草草完事,王蕙心精神上却早已到了高潮。

  当王蕙心简单的洗完澡,难掩失望的叶文傑说:「平安夜跟圣诞节我都没有空陪你,我们约二十六号?」

  王蕙心亲了亲叶文傑的面颊:「没问题,你陪你老婆吧。」

  就在回家的路上,王蕙心收到陈森的电话。

              *** *** ***

  凭着陈森的关系,加上自己的努力,王蕙心终於嚐到成功的甘露,获邀出席今年总公司举办的圣诞派对。这派对是来年业绩大会的指标,能够出席的都是各区最傑出的销售员。戴兆兴则是是总公司圣诞派对的常客,今年他特别邀请王蕙心当他的舞伴。

  但更让王蕙心期待的,却是陈森的邀约。陈森在同一间酒店订了行政套房,说派对完了,就可以直接上房找他。

  现在的王蕙心还是舍不得花钱买一套名贵的晚装,她打开尘封的行李箱,翻出以前李仕强送的晚装,心中不无感叹。她见女儿正在客厅挑衣服,便偷偷地打电话给李仕强,但他没有接听。

  「唉…」王蕙心幽怨地叹了口气,转身拿起一袭黑色的晚装。

  王蕙心试穿后发现这套订制的晚装竟有点松,她一直以为随着年纪渐长,身形变胖了,没想到这几年奔波劳累,她比以前还要瘦了一点。她不停在镜子面前看了又看,确定宽松的部份没有走光。

  看到镜子里反映着性感的自己,王蕙心又想起了自己淫乱的痴态,差点忍不住又拿起小瓶子自慰。她唯有匆匆忙忙地披上外套,赶往发形屋美发。

              *** *** ***

  派对会场外,戴兆兴终於在人海中看见王蕙心。

  王蕙心烫了一头曲发,如瀑布般从左侧泻下。V领口的晚装完全突显王蕙心身材的优势,散开的裙摆却恰到好处地遮掩她稍为宽大的下盘。

  戴兆兴礼貌地撑起右臂,让王蕙心轻轻勾住。从侧面看,戴兆兴发现王蕙心的领口有点松开来,乳房的线条若隐若现,一直伸延到布料的尽处。他想起那晚王蕙心在车上睡着,露出的紫色胸围,不禁暗自激动起来。

  戴兆兴一路带着王蕙心认识不同分区的经理和高层,藉着空档,他礼貌地问:「上次的酒怎样?还可以吧。」

  「呀?嗯!很好。非常好。我的客户非常喜欢。」王蕙心想起那个疯狂淫乱的晚上,好像小孩做了坏事般,突然心虚起来。

  戴兆兴鑑貌辨色:「哦?你的客户喝不惯?下一次到我的酒窖拿两支更好的。」
  「不不不,他真的很喜欢…」想起今晚有可能发生的一幕幕淫戏,王蕙心的脸泛起了惊人的红霞。

              *** *** ***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王蕙心万分唏嘘。

  性爱的前戏进行到一半时,陈森接到一个电话,就丢下王蕙心匆匆忙忙地离开。上一刻,他们还在大胆挑逗着对方,王蕙心挺起腰肢,让陈森大力吸吮她的乳头,撩拨着她热情的阴户。下一刻,王蕙心却赤裸地躺在空虚的大床上,每吋肌肤上还留着似有还无的触感。

  王蕙心很迷惘,不断反覆自问这大半年到底发生甚么事。她放弃了自己对李仕强的诺言,屏弃了该守的妇道,迷上了与叶文傑性爱,甘愿做他的情妇。不久之前还勾搭上陈森,过了一个无比淫乱的晚上。

  王蕙心再也不能欺骗自己,望向虚空的尽处,她知道往后的日子难以甘於寂寞。她希望佔有叶文傑,使他变成自己的慰籍。她渴望着陈森的奸淫,让她再次享受那回味无穷的淫悦极乐。

  王蕙心把手指放进嘴里,另一双手指缓缓伸入肉穴中,她内心呐喊着:「叶文傑…唔…我要呀…陈森…用力干我呀…对呀…呀…呀…我就是一个淫娃…啊…啊…呀…你们看呀……我是一个不守妇道的淫娃啊!」

              *** *** ***

  王蕙心刚步出电梯,就被一把熟悉的男声叫住:「Zoe!」原来是戴兆兴。
  其实,戴兆兴看见王蕙心从客房电梯走出来,也感到十分惊讶。毕竟刚才派对中途,王蕙心借故离席。但他在其他同事面前,并无有马上道破:「我找你很久呢!我们正要上去这里的Pub继续玩,来,我还要给你介绍我们的冠军级经理。」

  戴兆兴一把捉着王蕙心的手臂,王蕙心仓促间捂住胸口,便被戴兆兴拉进电梯内。

  「刚才的大型会场经已到点了,我们几十个兄弟姐妹们便改到酒店里的Pub续杯。现在又多一位美人,YEAH!」电梯内的同行们一起起哄。

  戴兆兴笑脸下却不住盘算:「看她这个模样,肯定刚才是约了人在这里开房,但不知为何她又下来了。嘻,不过一个小时,足够干一次了。哈!这个年纪的女人一次不够吧?」

  酒过三巡,王蕙心正好弯下腰替同桌的男同事倒酒续杯。坐在身旁的戴兆兴有意无意地往王蕙心的方向看,他看见王蕙心丰满的乳房在晚装上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在前幅布料正中的位置,竟压出一颗不大不小的凸痕,明显不过这是属於王蕙心的乳头形状。同时间,有两三个男人也看到这一瞬即逝的美景。当王蕙心退回沙发椅上,戴兆兴从她那松开的V领口内隐约窥见点点的乳晕,惹起他无尽遐想。

  王蕙心注意到自己有点曝光,马上用手挡在胸前。之前和陈森激烈的前戏,陈森用力扯下王蕙心的晚装,还用口撕走她的乳贴。当王蕙心想穿回衣服时,她发现一边乳贴不见了,而晚装上的双面贴纸也沾满地颤上的细尘,失去黏力。王蕙心本以为自己会直接回家,未有细想就随意披上晚装。

  气氛渐渐高涨,男女们慢慢燥动起来,戴兆兴和其他男同事也邀请王蕙心共舞。王蕙心丰满的身体伴随着音乐扭摆,生硬的动作慢慢变得自然流畅。她再没有介怀胸前透凸的乳头,大方地举起双臂,放肆地扭动腰肢,就像当年穿着同样的晚装和李仕强热舞一样。戴兆兴从未见过如此迷人的王蕙心,他在旁边回头看着王蕙心与其他男人跳舞,好几次从她的露背晚装窥见那条丁字裤的小绳,他竟不禁幻想王蕙心和某个男人做爱。

  王蕙心在酒精的薰陶下,慢慢地放松自我,内心竟浮现起刚才欲求不满地自慰的画面。她想到在端庄的晚装下竟透出刚被男人吸吮过的乳头,还有那条细心挑选,准备让男人一手扯掉的丁字裤,都提醒着她自己是多么放荡的女人。不断地和男人们的肢体互相摩擦碰撞,王蕙心的内心竟泛起奇异的感觉。她不能自已地想起过往与叶文傑的性爱,忆起与陈森那淫乱的一夜。内心深处好像有一把声音呼唤着自己:「再摆一下腰,再晃一下奶子。对!很多男人在看着你。再浪一点,再姣一点。然后挑一个男人做爱吧!」

  戴兆兴和两个男人围着王蕙心。起始时,三个男人默契地轮流靠在王蕙心身上轻轻揩油。到后来,他们同时发现王蕙心的摆动越来越大,恰似她主动往他们身上撕磨。在王蕙心正前方的男人是公司投资部的主管,他正面享受着王蕙心不断往前迎送的巨乳。而站在王蕙心身后的是另一区的总监,他甚至摆好架势,任由王蕙心不住扭动的屁股挺向他的下体。

  随着音韵的变化,王蕙心转到总监的身前,一对乳房几乎从大V领口跑出来,戴兆兴从侧边看着晚装里的乳头高高挺起,差不多能描绘出整个乳头和乳晕的样子。投资部主管更毫不客气地把手放到王蕙心腰间,直接把下身贴向她的股间,王蕙心看起来无比受落。

  戴兆兴暗忖王蕙心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一样。同样都是酒醉以后,那个晚上的王蕙心还有着一份淑女的纯真和矜持,但现在的她却风情万种,混身散发一股成熟的性感。戴兆兴一想到王蕙心之前还和某个情人短聚,他便想马上扑倒王蕙心,佔有这骚劲十足的女人。

  王蕙心终於转向戴兆兴面前,她用挑逗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就算不是识途老马都能看出王蕙心眼里有一团正在燃烧的欲火,这个成熟的女体正渴求男人的慰籍。

  一组舞曲完结,戴兆兴作势与王蕙心来个拥抱,轻声在她耳边道:「待回去你的房间好吗?」

  王蕙心娇躯微微抖了一下,柔声地说:「好…」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