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绝望卧底】(第一部)(年轻警员篇)【作者:zwsisbest】
【绝望卧底】(第一部)(年轻警员篇)【作者:zwsisbest】
字数:81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年轻警员篇

  「龙队,情况基本已经摸清了,金鼎的人体试验并不在金鼎大厦进行,而是在金鼎下属的一间小酒吧内。今晚他们又要搞试验,而且已经确定朴美真回到那里去。」

  这可真是大情报,迫于金鼎的影响力太大,要抓金鼎的太子妃实在是不得不慎重。所以这个情报简直就是给予警方的天赐良机,只要能在人体试验现场将朴美真抓获,那么即使金鼎这艘商业航母再巨大也可以把它彻底凿沉。

  「文圣,你的情报十分关键,随时掌握相关动态,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我回复道。「明白,Stay cool!」

  给我报信的人叫赵文圣,是一名打入金鼎内部的警方卧底。

  在损失了几名卧底人员后,警方改变了方针,派出多名能力极强的年轻精英警员从金鼎各个招聘渠道进入金鼎,赵文圣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只有他最终接触到了警方想要知道的东西。

  虽然还不确定金鼎所进行的人体试验究竟是什么内容,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些试验都与金鼎的太子妃朴美真有关。

  这个韩国女人的家族本就是黑道出身,而且据可靠情报韩国的黑帮也正通过朴美真逐渐渗透到了上海,制造了一系列的人口失踪案件,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这些韩国人作案手法高明,警方竟然没有抓到任何的线索。

  所以处于哪方面考虑,都要将这个女人绳之以法。

  得到情报后我立刻向局长汇报,而局长也立刻拍板行动方案,由他亲自督阵,我全权指挥,根据情报行动定于夜间11点。

  准备工作一切顺利,当11点时,果然看到了到达目标酒吧的车队。最先下车的是一个穿着红色风衣戴着墨镜的女人,后面跟着十几个西装墨镜男。这一队人走进酒吧后,门口留下了两个墨镜男把守。

  「龙全升啊龙全升,看这架势这次应该很可靠,如果能逮到大鱼那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喽!等5分钟后立刻行动。」

  「是,局长」我回答道,然后最后安排了行动的注意事项。

  5分钟后,行动正式开始。

  公安干警全面出击,直接按倒了门口的墨镜男,冲入酒吧之中,将正在给4个绑在床上的男人注射针剂的所有人统统抓获。

  「朴小姐,摘下墨镜吧,这次你可是跑不了了!」

  局长威严的说道。

  背身而立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

  我和局长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头,「把她拿下」一个警员过去制服了女人,摘下了她的墨镜,然而她并不是朴美真。

  我们顿时知道上当,真正的朴美真显然没有到来。

  「龙队,局长,这些人注射的只是普通的毒品。」

  化验结果已经出来,我知道这次我们又被耍了。

  「马上联系文圣,他有危险!」

  局长焦急的说道。

  「明白!」我立刻掏出了手机,好在电话能拨通,对上暗号后,赵文圣的声音传来,让我送了一口气。「文圣,你现在立刻离开金鼎,你已经暴露了,出门左拐第二个路口有人接应你!」

  「龙哥,我明白了!」

  肯定的声音传来,仍然不能让我的焦虑减少半分,文圣,你一定不能出事啊!
  金鼎大厦里,赵文圣放下了电话,立刻将自己的物品放入背包,然后背起背包就走。只是当他马上就要出门时,门口却传来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赵文圣,夫人叫你去办公室一趟!」

  赵文圣有些木然的望着门口的黑衣大汉,然后有些惨然的一笑,这一刻终于还是到来了吗?

  「夫人,人带到了!」

  黑衣大汉把赵文圣带到了朴美真的办公室,然后对朴美真说道。「你出去吧!」朴美真说完,等黑衣打手出门后,缓缓的转动着转椅转过身。

  「说吧,为什么要背叛我」朴美真冷冷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夫人,金鼎给了我优厚的待遇与无限的机遇,我十分珍惜,怎么会背叛!」

  赵文圣回答道。「呵呵,你今天的背叛差点让我也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说着朴美真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按下,办公室的电视上立刻播放出了赵文圣房间里的监控,他和警方的所有秘密通话都已被录音。

  「现在还挣扎吗?」

  朴美真冷冷的说道「我想你现在已经做好准备了吧,我可是最痛恨背叛的!」
  朴美真说着站起身,缓缓走向了站在门口的赵文圣,尖锐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咔咔声。

  「夫人,我不觉得你让你的手下离开是个正确决定!」

  赵文圣突然启动冲向了朴美真,现在对于他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劫持朴美真,然后再寻找机会。

  他在警校以及警队一直都是最优秀的,不论是体能格斗还是枪械设计,他相信这一次警校学到的东西真的可以称为自己救命的绳索。

  只是当他离朴美真还有三步远时,突然感到胳膊一痛,然后感觉自己就像是断了电的机器一样停止了运作,浑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

  他踉踉跄跄的栽倒在地。

  这是他努力回头,终于看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的小型针头,而射出这针头的是朴美真手上的钢笔。

  「呵呵,警队精英,你觉得我会傻到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吗?」

  朴美真走过来,抬起脚踩到了赵文圣的头上,然后用高跟鞋的鞋底使劲的碾着他的脸。「呜。」

  浑身无力的赵文圣只能在朴美真的鞋底下发出阵阵呜咽声。「知道背叛我有什么后果吗?我会让你求我杀死你的!中国虫子!」

  说着朴美真抬起脚,把高跟鞋那细细的鞋跟踩到了赵文圣的脸上,然后用力扭动脚踝,把脚底的高跟像钻头一样碾进赵文圣的面颊。

  「呃呃呃…」年轻的警察终于坚持不住,口中发出了凄惨的低嚎。

  他使劲的闭着口,坚持着不因痛苦让自己张口嚎叫,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张口,韩国女人那比筷子还细的鞋跟就会直接踩穿自己的脸。

  「就是这张嘴告的密吧!看起来惩罚是很有必要的呢!」

  朴美真说着,更加用力的扭动脚踝,鞋跟与赵文圣的脸镶嵌的地方已经开始渗出了血。

  就在赵文圣觉得自己已经马上就要坚持不住时,朴美真却抬起了脚,然后重重的踢在了他的面部。

  朴美真穿的是高跟凉鞋,纤美的玉足在高跟的衬托下散发着让人血脉喷张的魅力,而涂着亮黑色趾甲油的修长纤细的脚趾更是这美足的点睛之笔。

  不过当这美脚踢在脸上可是另一种感受。

  韩国女人恶毒的一脚踢向赵文圣的头,美趾上的趾甲如同刀片一样划过赵文圣的脸,接着年轻警察的脸上出现了一条10公分的血口子。

  「经常穿着尖头的皮鞋踢人,偶尔换换方式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朴美真恶毒的说道,然后再次抬起脚,把锐利的趾甲戳到赵文圣的脸上,在他惊恐的眼神中再次用力一划!「呜!」脸上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这个恶毒的女人显然是想要用脚将他毁容。

  可恨的是自己现在由于被麻醉枪击中,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只能任由这个女人肆虐。

  在用脚趾甲将赵文圣的脸刮的满是血口后,朴美真的眼中再次露出了阴毒的目光。

  她抬起脚,把高跟鞋的鞋跟慢慢的踩下,在赵文圣有些害怕的目光中,将金属的鞋跟踩到了脚下年轻人的脸上,而鞋跟的尖端正踩在脚趾甲划出的伤口上!这次赵文圣的眼中恐惧更甚,而越是这种眼神越能激起朴美真的施虐欲望。
  她残忍的脚跟用力,把鞋跟踩进伤口越一厘米,然后顺着伤口的走势用力的划动鞋跟,顿时尖利的鞋跟如同刀子一样豁开了脸上的皮肉。

  「啊啊啊啊啊!」在这非人的折磨下,赵文圣终于痛苦的大叫。

  「感觉是不是很棒呢?」

  朴美真咯咯咯的笑着,而脚下却丝毫不减少下力。

  「唔!」赵文圣吃力的抬起手,握住朴美真的脚往上提,只是浑身无力的他如何能战胜那残忍的高跟!朴美真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在赵文圣浑身仅有的一点力气与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上时,朴美真突然美腿用力,高跟鞋的前脚掌踩住赵文圣的额头,然后另一只脚也离地而起!就这样韩国女人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这一只脚上。

  赵文圣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头都要被踩爆,他痛苦的嗷嗷大叫,而这时朴美真阴毒的一笑,她突然脚掌一卸力,高跟凉鞋那长长的鞋跟瞬间带着朴美真全身的重量踩到了赵文圣下巴关节的肌肉上面。

  人的肌肉面对极细的鞋跟丝毫没有抵抗力,朴美真的高跟瞬间便穿透了赵文圣的脸踩进了他的口腔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凄厉的嚎叫简直不似人间所有,赵文圣只觉得自己的大脑皮层都被这痛觉充满。朴美真落下了翘起的另一只脚,踩到了地上,然后转动了一下还把鞋跟踩在赵文圣嘴里的那只脚,高跟鞋的前脚掌踩到了地上,而脚跟依然踩在赵文圣的脸上,此刻从远处看去,就仿佛是赵文圣的头长在了朴美真的脚跟上一样。
  赵文圣此刻已经痛的丧失了语言能力,再加上朴美真的鞋跟依然贯穿于他的口中,所以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呜声。「你这张告密的嘴我会让它彻底失去说话的能力!」

  朴美真恶毒的说道。她抬脚拔出了踩在年轻警察嘴里的鞋跟,然后用高跟鞋的前脚掌踩住他脸上的血洞使劲的碾,在朴美真恶毒的碾踩下,赵文圣的口中渗出了越来越多的鲜血。直到再也看不出脚下的人原来的模样,朴美真才停止了残忍的施虐。

  朴美真似乎是踩累了,她打了个响指,不一会儿门口的大汗便牵进来了两个人。没错,是牵。这两人都很年轻,只不过脖子上戴着金属的狗链,而他们也正像是狗一样由人牵着爬行。

  「李明翰,张骁!这不是自己在警校最好的朋友吗?」

  赵文圣的心里十分震惊,当初被称为警校三剑客的他们竟然以这种方式再次相见。

  「呵呵,很惊讶吗?本来过一段时间你也会和他们一样的,只不过你选择了一条死路。」

  朴美真牵过大汉手中的狗链,然后用脚踢了踢位于左边的张骁。

  张骁立刻会意的爬到朴美真的身后,然后被她当凳子一样坐在臀下。

  朴美真翘起二郎腿,刚才踩赵文圣的那只脚正好翘到李明翰的脸前。

  李明翰立刻伸出舌头仔细的舔着朴美真的高跟鞋。

  「怎么样,看到你的好朋友像狗一样在我的脚下有什么感想呢?」

  朴美真说着一伸手,旁边的大汉立刻递过一个高脚酒杯,然后在里面斟满红酒。

  抿了一口红酒后,朴美真看了看自己已经被舔的光亮的鞋子,扭动了下脚踝「嗯,舔的不错,看来今天你不用受苦了,对了吧鞋跟给我清洁下」朴美真说完,李明翰立刻伸长舌头。

  令赵文圣震惊的是李明翰的舌尖上有一个小洞,而李明翰用舌头上的小洞对准朴美真高跟鞋鞋跟的尖端,朴美真没有为难他,脚跟往下一蹬,鞋跟便从小洞中穿入,这样李明翰的舌头就这么「穿」在了朴美真的鞋跟上。

  然后李明翰上下撸动舌头,清洁着韩国女人的鞋跟。

  「咯咯咯,中国虫子的花样还真多,这个主意可是你的好朋友自己想出来的哦!」

  朴美真咯咯的娇笑着,脚踝扭动,李明翰的头也随着她的脚一起摆动,这滑稽的景象在赵文圣看来如此的讽刺与残酷。

  「好了,舔干净了就滚吧!」

  朴美真用另一只脚踏住李明翰的额头用力一蹬,把穿在李明翰舌头里的鞋跟拔了出来,同时把他踢的倒向了一旁。待朴美真站起身,旁边的大汉重新牵过李明翰脖子上的狗链,把他牵出了房间。

  「余兴节目过了,接下来继续处理你的问题吧!」

  朴美真用脚踢了踢张骁的脸,说道「给我换鞋」张骁立刻狗一样爬行到办公室墙边的鞋架处,用嘴咬住鞋架上唯一一双高跟鞋的鞋跟,然后爬回朴美真的脚边。

  张骁张嘴要住朴美真脚上高跟凉鞋的鞋带,吃力地一点一点的试图去解开鞋带。

  可是这毕竟是一个高难度的工作,张骁尝试了半天都没有成功。

  「真是一只笨狗,看来今天又想吃罚酒了啊!」

  朴美真说着狠狠的用鞋底踹了张骁一脚,直接踹在张骁的鼻梁上,疼的他眼冒金星。

  但是对于「罚酒」的恐惧又使张骁更加卖力的去尝试。

  在一番周折后,张骁终于用嘴给朴美真完成了换鞋。

  「赶紧滚,没用的东西!」

  朴美真再次用力的朝着张骁的胸口踢了一脚,直接把他踢了个翻个。

  张骁看到朴美真并没有惩罚他的意思,立刻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好了,现在急需解决你的问题吧」朴美真走到躺在地上的赵文圣的身旁,蹲下身,伸出手用力的捏住赵文圣的下巴,手上的指甲都陷入到了赵文圣脸上的肉里。

  「狗东西,我捏死你!」

  朴美真想到自己差点中招落入警方手中,就气得浑身发抖。

  从小以来她事事顺利,没有任何人敢于忤逆她的意思。

  来了中国后更是被中国人像女神一样供着,何时受过这种委屈与惊吓?她越想越气,手指不知不觉的加里,然后掐着赵文圣的下巴左右的甩动着他的头。
  赵文圣只觉得自己的下巴关节都要被这个韩国女人掐的脱臼,朴美真掐累了,一甩手把赵文圣的头甩到了一边,然后抬起脚踏住赵文圣的额头,把鞋跟狠狠的踩进了他的嘴里。

  朴美真刚换的是一双粗跟的高跟凉鞋,铁柱一般的鞋跟直接捣进嘴里,这是与细跟完全不同的一种折磨。

  赵文圣自己嘴里的牙齿瞬间被鞋跟踩掉了一颗。

  朴美真抬起脚跟往上提,当高跟鞋的粗跟马上要离开脚下的人的嘴时,她又再次用力的踩了下去,然后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

  朴美真的高跟鞋此刻就像是一个蒜臼子一样,不一会鲜血便从赵文圣的嘴角以及脸颊上被踩出的洞里流出。

  这种地狱般的折磨在十几分钟后终于结束了,赵文圣的口腔基本被破坏殆尽,没有一处好的地方了。

  「怎么样,好受吗?我说过,我会让你求着我杀死你的!」

  朴美真此时按了桌子上的一个按钮,不一会儿便有一名西装大汗走了进来。
  朴美真使了个眼神,用脚踢了踢赵文圣已经满脸是血的头,西装大汗会意,他蹲下捏住赵文圣的下巴迫使他张开了嘴,然后从身上掏出一个袋子,把袋子里的土填入到了赵文圣的嘴里。

  朴美真走上前,用脚上高跟凉鞋那十厘米的粗跟踩住赵文圣嘴里的土,然后缓缓的往下踩,逐渐的把土在赵文圣的嘴里踩实。

  大汉再次掏出一些图填到赵文圣嘴里,而朴美真依然用鞋跟去踩实。

  如此反复几次后,赵文圣的脸由于土的填充意见肿的和球一样。

  此时大汉掏出了几粒种子放进了赵文圣的嘴里,然后再次用土覆盖,并且由朴美真用脚上的鞋跟踩实。

  朴美真用鞋跟最后踩了几下,赵文圣嘴里的土在鞋跟的踩踏下发出噗噗的声音。

  在确认赵文圣的嘴里已经不能盛下更多的土后,朴美真收回了脚,然后说道「你嘴里的种子是罂粟的种子,你必须要让它长大开花结果,才能有活命的机会,要是你嘴里的花死了,那么那一天也就是你和你家人的死期了!」

  韩国女人恶毒的吐出了残忍的话语。

  「对了忘记说了,每天必须由我亲自来浇水,那么今天就先来浇第一次水吧!「朴美真说着抬腿跨在赵文圣头的两侧,然后缓缓的蹲下身,并退下了自己黑色的蕾丝边内裤。

  「不浇水种子可是不会发芽的哦,如果种子不发芽那么只好让你的父亲母亲来培育种子了!」

  朴美真恶毒的说道。

  赵文圣痛苦的紧闭双目,而一股黄色的液体从韩国女人的胯下激射而出,与赵文圣的眼泪混合在了一起。

  曾经的警队精英,此刻已万念俱灰。

  「什么?没接到?」

  我颤抖的放下电话。赵文圣最终还是没有逃得出来,以那个韩国女人的手段此刻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

  「不行,我不能放弃营救他!以他的能力,应该会找到办法的!」

  突然我的内心深处一股强烈的动力驱使着我,即使遵循这种冲动而行动是十分不理智的。我站起身,脱掉警服披上黑衣,驱车驶往了金鼎大厦。

  不光是因为他是我的同事,更因为他是我最好的兄弟!

  兄弟,Stay cool!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