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脑奴情缘】(第6章)作者:jsparrow
【脑奴情缘】(第6章)作者:jsparrow
字数:7460


  两名长老仍旧满脸愤恨的走出孤儿院,脸上狂怒的表情与两人星辉教长老的身份十分不相衬。

  「哼,那个臭婊子,还以为自己有多神圣阿,等老子把她压在跨下,求我干她,老子定要让她明白我今日所受到的屈辱。」污言秽语脱口而出,堂堂星辉教长老宛如流氓地痞般的亵渎着玛莉珍修女。

  两人出了院外,前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一群人正推挤着往城镇中央前去。
  一名髒兮兮的小童跑向孤儿院,表情焦急,嘴里疯狂的喊到:「玛莉珍修女,不好了,不好了,昊哥被捉住了!」

  院内的中众小童彷彿听到了天大的消息,一时间众人一阵忙乱,还有数名小女孩小脸扑红,泪水已经眼眶打转。

  「苏朋,你慢慢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呼喊声的玛莉珍修女已跑出了办公室,脸上罕见的带着焦急的表情,这些年来她和院内诸小童情若姊弟妹,这时听闻聪明调皮,最令她挂心的昊出事,不由得关心则乱。

  「听城里的人说……昊哥蒙着面抢了猪肉摊老毛……摊上的一块肉,抓了就跑,被众人堵住了……送到了城管……城管那儿,城管裁示要对昊哥执行鞭刑。」
  苏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眼巴巴的瞧着玛莉珍,盼望她想个法儿救救昊。
  「唉,昊这小鬼,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呢……」玛莉珍心头叹息,她自然了解昊的用意,也明白即使昊来和自己商量,自己也无法阻止冲动的昊,如今,只有自己能解救昊了。玛莉珍咬了咬红润的双唇,唇边渗出血丝,下定决心。
  星帝国严刑峻法,偷盗者当众裸身鞭刑,但为了避免高官贵族的子弟偶有触法,星帝国的律法内特别规定,对於犯罪者之皮肉刑罚(除死刑外)可由他人代替。当然,这样的条款也只有有钱人才用的起,毕竟寻常人家哪里找一个人来替你受刑呢。

  东果市场前已经聚集了许多来看热闹的人,毕竟平常在酷刑的威吓下,很少真的有人敢以身试法。人群的中央是一个处刑台,此时昊的双手被捆气来,高高的吊在半空中,上身的衣物以被扒下来,露出苍白瘦弱的身躯,正准备着受刑。
  昊鄙夷的看着围观的人。在他看来,是这个社会断绝了他们的生路,为什么他努力求生的举动反而成了一件错事,而身旁的众人,那冷漠又兴奋的眼神宛如一把把的利刃,成了杀死自己的帮凶。

  昊很想哭,却不是为了自己要受到的刑罚而哭,他彷彿看到了玛莉珍修女看到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那炫然欲泣的表情,昊此时很想伸出手来安慰眼前哭泣的玛莉珍的幻影。

  人群中忽然让出了一条道来,一个清丽脱俗的妙龄修女缓缓的走向了处刑台,目光柔和,眼神坚定的看着昊。昊再也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修女…
  …对不起……」,委屈愤懑、惭愧忏悔,诸般情绪涌上了心头。

  「昊……别担心了……别难过了,你是为了家人,做错事不打紧,勇於认错重新站起来就好了……」玛莉珍柔声安慰着昊,那清秀的脸庞,温婉的嗓音,彷彿天使,让众人不忍发出声音打扰眼前的这一幕。

  「城管大人,我愿意代替昊接受鞭刑。」玛莉珍一字一句的向处刑台旁的城管说道,语气坚定。

  「这个……鞭刑可是要当众赤身裸体的……这个……」城管不由得一丝犹豫,穷人家父母代替儿子受刑不是没听过,可他知道眼前这天使一般的修女和这顽童根本没有血缘关系,难道她真的要代替她接受鞭刑?

  「我知道的。」玛莉珍摘下帽子,轻解衣扣,缓缓的褪下了修女服,露出了雪白光滑的肌肤。在场所有的男士几乎都屏住了呼吸,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那对无数人曾经暗暗意淫的饱满双峰,此时挣脱了束缚,在这光天化日下,承受着太阳的炽热以及周围众人目光中的贪婪。

  「……把那个孩童放下!」回过神的城管赶紧命令执行官放下昊,虽然美景难得,但可不能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

  玛莉珍缓缓的步上了刑台,温柔的将泪水不停留淌的昊抱在怀里。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飘荡在昊的鼻尖,温润的肌肤十分有弹性,饱满的双乳碰撞着昊的胸膛,在场的男士每个都恨不得代替昊跪在处刑台上。

  「修女……还是我来吧……你不必这样对我的……」昊却别无绮念,修女是她心目中的天使,是东果孤儿院众小童的太阳,若要在自己的生命和修女的笑容选择其中一样,昊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后者。

  「是我的错……让你们受苦了。昊,天母会选择宽恕众人,并代替众人受苦……哪天当你面临善与恶的抉择的时候,在你做出抉择前,你能稍稍想想今日之事。」玛莉珍站起身,阳光撒落在她白玉无暇的身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神圣的气息令如猎犬般的男人们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彷彿多看一眼都是对眼前少女的亵渎。

           ************

  当昊背着满是伤痕的玛莉珍回到孤儿院时,他的双手已被自己的指甲掐满了血痕,一道道的伤痕诉说着他的不甘、他的痛苦以及他对玛莉珍的感激。玛莉珍是他的姊姊、他的母亲、更为他自幼被遗弃,对社会充满绝望,满是疮疤的心灵吹来一股春风。他心中暗暗发誓,要将一生奉献给这位美丽善良的天使。

  可惜时局依旧,经历了市场那一幕,城里的女人似乎更加讨厌玛莉珍了,在女人们的影响下,孤儿院的捐款几乎已经枯竭。稍微康复的玛莉珍看着院内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孩童,心中柔肠百转,终於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昊,我之后会出城打工,每个周末再回来看你们,我不在的期间你要好好的照看着弟弟妹妹们,知道了吗?」玛莉珍将昊唤到了跟前,温柔的交代着。
  「修女,你工作要不要带上我,我手很巧的,肯定能给你帮上忙的。」昊舍不得跟玛莉珍分离。

  「不用了,我要去的地方环境很……複杂……你们在这里乖乖的,大家好好念书,做礼拜,别让我担心,知道吗?」

  「修女……你自己要保重阿……」昊的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

  玛莉珍就这么出城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何方,初时她每个礼拜都会回来一次,带回来数量可观的金钱,解决了院内窘迫的生计,后来她回来的时间却间隔愈来愈久,有时甚至数月才回来一次,这令昊十分的担心,但每每昊关心的问起,玛莉珍总是温柔的笑说是因为工作太忙的关系。

  一日,昊坐在孤儿院的墙上,远出忽然出现了玛莉真的身影,昊兴奋的跳了起来,可是凝神一看,玛莉珍身后竟然跟着两个长相癡肥的男人。那不是久未出现的星辉教二老吗?

  照例,院内诸童开心的为玛莉珍接风,诉说着别来数月院内的大小事,谁谁谁打翻了鱼缸阿,又有谁谁谁被好心人领养了。宴会上玛莉珍笑的十分欢畅,但昊却皱眉不语。

  「苏朋,你看,那两个胖长老不是以前经常被修女骂走,怎么现在可以像没事人一样跟着修女回来,还这么自然的坐在我们的宴会里。」昊拉着苏朋走到远处,小声的和他商讨着。

  「我也觉的十分古怪,修女说是他们在工作介绍上给了她十分的帮助,可我怎么看他们都不像会乐於助人的好人阿。」苏朋也是鬼灵精怪,从小训练察言观色的本事,让他觉的眼前三人的关系并不寻常。

  「更奇怪的是修女说这次回来会待个一个礼拜,莫不是修女工作上出了问题?」
  昊皱眉思索着。

  「谁知道呢,修女从来不跟我们说工作的事,也不知是什么工作,竟然有这么多钱,莫不是其实钱很容易赚?」苏朋拖着小脑袋幻想着。

  是夜,昊躺在床上,思潮起伏,心中不断思考着是否该明天找修女问个清楚。
  就这么翻来覆去,迷迷糊糊到了凌晨三四点时,房门外传来一声「喀拉」金属撞击声,半梦半醒得昊微觉奇怪,不会是小偷吧,孤儿院穷的寅吃卯粮,不会有小偷笨到要来偷吧?

  为了避免吵醒睡在通铺里的其他人,昊蹑脚的走出了房门,左右张望,赫然发现星辉教两位长老,站在走廊尽头转角模糊的身影。其中一老似乎手上还捏着一根绳状的事物。昊疑心大起,看着两人逐渐消失在转角,昊屏气凝神的挨了上去。

  到了转角,昊向另一头走廊撇了过去,眼前的景象令昊一呆,只见两位长老正漫步的走着,一位长老手中拿着探照灯照着前方,另一位长老的手上握着铁炼,铁炼向前延伸,却是拉着一个狗项圈,佩带着项圈的却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具上半身赤裸,露出雪白色娇躯,下半身穿着极短极窄的迷你黑色塑胶皮革裙,隐约露出没有穿着内裤的肉色下体。

  昊不由得脸皮一红,他已经12岁了,虽然不曾自渎,但偶尔在街上看到成熟女性丰满的乳房,浑圆的屁股,心中都会不由得升起一股奇怪的欲望。平常和院内的小妹妹们,看着小妹妹们平坦的胸脯,也明白到女生长大后身体会发生奇妙的变化,那变化事如此的神秘,如此的诱人。

  眼前的女人四肢着地,膝盖微微离地,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爬行着,上半身白花花的硕乳随着身体的振动而不断的前后晃动,淡红色的乳尖隐隐肿胀了起来,看的昊脸红心跳,下半身慢慢传来一股坚硬的感觉。

  「框噹!」拿着铁炼的长老忽然收紧铁炼,前面的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大力勒住脖子,喉中娇哼一声,爬行的动作停了下来,撑着地的双手微微发颤。

  「转过来,双手抱着头,两只腿朝外张开蹲低,慢慢走回来。」一位长老冰冷的命令着。

  女体缓缓的站了起来,两手抱头,挺起胸膛,双脚微蹲呈外八,缓缓走了回来。长老手上的探照灯照的她睁不开眼睛,只能瞇着眼睛,举步维艰的踏着难堪的步伐。

  和女人打了照面,昊差点惊呼而出,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东果孤儿院院长,那美丽神圣的玛莉珍修女!

  昊正想要挺身而出,阻止两人的暴行,忽然头脑一阵晕眩,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动弹不得。

  「吴长老功力愈来愈深了阿,这凝神术想来已能一念控十人了吧?」照着探照灯的长老转头对拉着铁炼的吴长老说道。

  「哪里,哪里,谢长老你过奖了,和教会里面的那些怪物比起来,我还不算什么呢,更何况这凝神术只能控制行动,却不能控制精神,唉,除了在战场上可没什么用处阿。」吴长老意有所指的看向眼前狼狈的玛莉珍。

  此时的玛莉真的动作淫荡到了极点,双手抱头,膝盖微蹲让她不得不挺起胸膛保持平衡,她的乳球肥大,乳房正面却平坦而带点弧度,令整个乳形看起来微微下垂却带着坚挺感,乳晕面积不大,呈玫瑰色,立於其上约有小拇指大小的乳头,此时彷彿充血般的肿胀着,引诱着男性上前去吸吮。

  随着玛莉珍移动脚步,塑胶皮革短裙慢慢的被推挤了上去,暴露出了她的下体。她的下半身十分修长,与东方民族不同,来自法落联邦的玛莉珍有着一双及其傲人的美腿,修白而细长,穠纤合度的大腿根部,是那含苞待放的蜜穴,两片微微外翻的小阴唇略为呈现黯淡的咖啡色,其上布满了纤细的肉摺。随着汗水流淌,大腿根部蓄积了许多的液体,与从小阴唇上慢慢低落的淫水合流,让她的下体湿泞一片。

  玛莉珍的下体十分光滑,不带一丝阴毛,但是凑仔细瞧就会发现,阴埠那一颗颗突起的微粒,证明了这些平常用来吸收阴埠骚味的体毛是被强行刮去的,洁白而光滑的下体就这样毫不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淫糜的气息。

  「嘿,淫荡的小母狗,只是学狗走路,下体就湿成这样,还敢说自己不淫荡。」
  吴长老淫秽的声音飨起,猛地又是一拉铁炼,玛莉珍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赶忙向后一仰,保持住身子平衡。这时昊看清了她脸上的表情,平日淡薄而光辉的娇翘脸庞,此时带着微微的薄怒,双颊朝红,眼神紧闭,秀眉微促,樱桃小嘴张了开来,不断喘着气。

  「贱狗,问你话呢?」吴长老声音微怒,手上铁炼框噹框噹作响,也不怕吵醒院内诸童。

  「是,母狗是一只淫荡好色的母狗。」玛莉珍呆板的说着,声音带着一丝漠然,毫无感情。

  「你妹,你是怎样淫荡好色,给我说清楚点。」

  「母狗的身体实在太淫荡好色,连出来放风都会让淫荡的下体湿成一片,请主人惩罚淫荡的母狗。」玛莉珍语调生硬,宛如背稿般生硬的说着这些淫秽不堪的台词。

  「这只贱母狗,你她妈都调教你多久了,还在那边给我装清高,不要以为老子真的不忍心,你她妈在给老子装,老子就停了对你们孤儿院的赞助。」

  昊听了这话如堕冰窖,原来这些天来他们吃的每一个麵包,每一粒米饭都是由那高雅的修女屈辱的用身体向眼前两只禽兽换来的。

  原来两位长老早就看上了玛莉珍的美貌,他们利用星辉教的权势,断绝了东果孤儿院的捐款,又暗中威吓城管,阻断玛莉真的工作机会,可怜的玛莉珍在找兼职四处碰壁的情况下,两位长老假意好心的上门,提出要玛莉珍加盟星辉教,色胆包天的两人更暗示玛莉珍可以用身体交换星辉教对东果孤儿院的长期金援。
  玛莉珍一开始对两人不屑一顾,不断的将两人赶走。两位长老倒也无赖,不断的纠缠着她。玛莉珍固然气质绝伦,却也不能算是绝世美女,但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最诱人,两人锲而不舍的前来劝诱,但玛莉珍虽然外表柔和,内在确十分硬气,若两人好言相劝,她或许会顾念院内孩童的处境,舍身入教,但两人每次前来都毫无掩饰的暴露着对自己身体的渴望,令玛莉珍十分的噁心。

  然而,昊偷东西的事件大大打击了玛莉真的心灵,玛莉珍体认到情况再恶化下去,孤儿院迟早要撑不住的,自己不打紧,这些无依无靠的孩童流落街头,或者被拐卖,或者成为地下世界的奴工或者性奴,下场何其可怕,这令玛莉珍终於下定决心向两位长老屈服。

  这大半年来,玛莉真的身体心灵不断的受到两人的凌辱,两人将星辉教各种千奇百怪侮辱女人的手段施展再他的身上,剃毛放尿、浣肠肛交、饮尿排泄,各种连下贱的妓女都不愿意做的变态玩法纷纷往玛莉珍身上招呼。但玛莉珍的心灵实在太过坚定,尽管身体受到各种的侮辱,她仍然坚信着自己的信仰,丝毫不以身体之苦为苦,两位长老固然能用药物逼迫玛莉珍就范,但两人也被玛莉珍难以攻克的心灵激起了争斗之心,纯心想要击溃她的心智,让她成为名副其实的淫乱圣女。

  此番前来东果孤儿院实在是两人已经束手无策,谢长老突发奇想,想到也许玛莉珍的弱点是在院内的这群孤儿,於是强迫玛莉珍带着两人回到院内。玛莉珍自然十分不愿意,无奈自己的一切都被他们掌控,只好在众小童面前强言欢笑。
  两位长老自然不会放过她,趁着大半夜众人熟睡时又玩起了母狗调教的淫戏,却被昊撞见,此时的玛莉珍并没有发现昊的存在,依旧冷漠的说着那些长老强迫她所说的淫话。

  两位长老不论如何逼迫玛莉珍,她就是不愿意再两人面前表现的放荡,这让两人十分的挫折。这就宛如仇人就在你面前任你宰割,你打了他十拳,刺了他八刀,他却笑嘻嘻的对你说不痛不痒,这仇报的简直如食鸡肋。

  玩女人也是如此,男人喜欢看的是那神圣高尚的美女被自己踩在脚下屈辱羞恨,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你一个不能反抗的母狗,不向主人献媚,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样玩起来有什么乐趣,不就是一个有发声功能,附带一点表情变化的充气娃娃吗。

  此时昊的出现让吴长老心中升起一股变态的想法,玛莉珍吃力的走到他跟前,他啪的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玛莉珍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脸上热辣辣的浮现了一抹红晕。

  「走,去你的房间,给我用爬的!」吴长老喝道。在玛莉珍开始爬行的同时,昊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跟着前面三人走向玛莉珍的房间。
  玛莉珍爬行的非常缓慢,光滑无毛的阴部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昊的眼前,这是昊第一次见到成熟女人的下体,小小的洞穴随着爬行的动作微微张开,想起修女那硕大的乳房,昊的下体愈来愈觉的涨痛,心中的不安感愈来愈躁动,但同时一股炽热的欲火又燃烧着胸膛。他一直以来对修女都只有着崇拜爱慕的感情,此时心理竟然隐隐有一股冲动,想冲上前去摸摸舔舔修女那洁白诱人的娇躯。昊在心理暗暗压抑自己的冲动,思索着要如何帮助自己和修女脱离眼前的困境。

  一到房间里,吴长老粗暴的抓起玛莉真的头发,勒住她的脖子,拿出一块黑布将她的双眼矇了起来。玛莉珍一阵轻呼,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失去光芒令她陷入恐惧,希望摸到东西保持平衡感。

  「今天,我要来玩个角色扮演的游戏。」吴长老向谢长老使了个眼色,嘴角向还呆站在门口的昊努了努。谢长老马上明白过来,嘴角阴险的笑了笑。

  「待会,你要叫我昊大人,叫谢长老苏朋大人。我们是这间孤儿院的主人,而你则是我们圂养的性奴隶,你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当我们的便器,吞我们的精液,懂吗。」吴长老冷酷的说道。

  玛莉珍娇躯微颤,她明白了眼前两人的恶意,他们要令她陷入自己跟院内孩童行那苟且之事的幻象,让自己产生羞耻心,彻底堕落。她缓缓点了点头,她是不会屈服的,为了昊,也为了院内的弟弟妹妹们。

  「现在,昊大人站在你的面前了,你开始为他口交吧。」吴长老解开裤子,露出了丑恶的肉棒,肥胖的肚南下是一只短小的肉棒。

  「昊大人,母狗要吃你的肉棒,请赐予母狗你的肉棒。」

  吴长老顺手一个巴掌说道:「对伟大的昊大人是这样讲话吗?」

  「昊大人,淫荡的母狗渴望服侍您的肉棒,请让母狗替您清理您神圣的肉棒。」
  玛莉珍抚着涨红的脸颊,微微啜泣的说着。

  玛莉珍握住吴长老短小的肉棒轻轻的套弄起来,清秀的脸庞凑近充满杂毛的跨下,闻了闻吴长老的睾丸。接着她张开樱桃小嘴,吞吐着吴长老的睾丸,手上一边套弄着开始胀大的肉棒。几根阴毛黏在她秀丽的脸庞上,眼前的情景说不出的淫糜。

  套弄了约数十下,玛莉珍吐出睾丸,嘴角牵丝的口水还黏在吴长脑的跨下,十分的淫荡。她低头闻了闻吴长老冒出的龟头,几根头发扎到了吴长老的龟头前端,让吴长老爽的一阵抖动。

  「恳请昊大人赐予淫荡的母狗昊大人神圣的肉棒。」玛莉珍为了少受皮肉之苦,学乖了,虽然语气仍是不紧不慢,说的话却是愈发淫荡,彻底将作为女人的尊严屏弃,彷彿自己真的是一只母狗,一尊肉便器。

  含进龟头以后,玛莉珍却没有动,继续用手揉搓着睾丸和阴茎,并用嘴吸气给龟头带来紧绷的压力。就在吴长老快要无法忍受时,她却突然松口,手也放松了,并用舌头轻轻的舔弄着马眼处,双手轻轻的柔捏着睾丸。吴长老被她玩的十分的舒服,如此张驰交替数次,快感不断累积,吴长老濒临高潮,谢长老此时涨的难受,脱下裤子把已经高高涨起的肉棒递了过来,玛莉珍无奈,只得暂时用手敷衍着谢长老的肉棒,继续吞吐着吴长老的肉棒,希望他尽快达到高潮。

  终於,当她再次把吴长老的龟头含入嘴中,施加压力并且得寸进尺吸允的时候,吴长老终於在她口中温暖的包附下舒服的的打了一个激灵,腿和屁股忍不住用力夹了一下,腥臭的精液一泻如注喷将出来,全喷进了玛莉真的嘴里。

  「吞下去,这是昊大人赐予你的精液,给我心怀感激的喝下去。」

  随着呱呱咕噜的吞嚥声,吴长老的精液尽数的被吞入,「谢谢昊大人美味的精液,母狗能喝到昊大人的精液感到无上的光荣。」

  昊站在眼前目瞪口呆的看着玛莉珍,口中不断的提着自己的名字,小手小嘴做出淫荡不堪的动作,昊觉的心中某个角落正在迅速的崩毁,那曾经光辉神圣的修女形象,在昊心中迅速瓦解,但昊不断安慰自己,修女是被逼的,她是为了我们,是我对不起修女,我一定要把修女从眼前的恶梦中救出来。

  然而,恶梦继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