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夫妻性事】(07-10)【作者:邪魂无叶】
【夫妻性事】(07-10)【作者:邪魂无叶】
字数:78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为了加快淫妻事业的建设,为了内心不可说的欲望,我把我偷偷藏起来的淫妻文拿给蕾蕾看,以前不给她看是怕她翻脸给我删了,但是现在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

  果然,蕾蕾笑骂了我一句变态后,也没有拒绝我给她手机里传这些小说。有时候我俩就躺在床上,我搂着她,她在我怀里看这些小说,还会问我,「这小说写的是真的吗,你们男人真的这么想的么?这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淫荡呢,太不要脸了」之类的。

  这时候我总是充当一副精神导师的模样,给她分析两个人爱的真意,爱就是要让对方快乐,因为爱她,所以才愿意让她快乐,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女人得不到性爱的快乐,得不到滋润,会老的很快的。

  我知道,这是个杀手锏,蕾蕾最怕的就是那句「老的很快」,虽然明知道我不会厌烦她,还是总是拐弯抹角的问我,她是不是老了,我是不是不喜欢她了这种没营养的话。

  也许的心态的转变,也许是一墙之隔就有着别人的存在,我们最近的性爱比以前频繁多了,质量也有所提高。

  但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男人和女人构造的不同,蕾蕾越来越渴望,我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虽然蕾蕾没有抱怨,但是我从她的眼神中知道她的不满足。也许,就快了,我对自己说。

  那一天我下班很晚,做了2台手术,特别的疲惫,回到家已经10点多了,匆匆吃了一小口饭,由于最近蕾蕾大姨妈,好久没做了,今天刚好走干净,约好了今晚做爱的,早晨蕾蕾就让我下班早点回家,看她一脸的渴望,我知道她在期待。

  回到房间,蕾蕾穿的网上买的情趣内衣,明显化过妆,躺在床上搔首弄姿,我虽然很累,但是心里却也燃起了火苗,脱光了衣服,把蕾蕾压在身下,也没脱她的衣服,就喜欢她穿着情趣制服被我草的样子,可是亲吻了半天,甚至蕾蕾破天荒的给我含了一阵鸡巴,还是软软的硬不起来,我苦笑到:「最近太累了,今天站了一天,要不我给你口把」。蕾蕾在我怀里扭来扭去,还是不放弃的用手给我撸,「不要,我就要你的鸡巴」。

  我看着她煎熬的样子,暗暗叹了一口气,「宝宝,要不,去让小亮帮你解决?」,
说完我的苦水好像要倒出来一样,眼泪在眼角里差点流出,蕾蕾沉默了一下,道:「他都睡了,这么晚了」。我一听,没有拒绝说不去,那就是同意了,我连忙道「没事,年轻人哪能睡这么早,你去敲他门,肯定没睡」。

  蕾蕾低头不看着我,说:「不好吧。」。

  我趁热打铁道:「去吧,让他满足你一下,老公看你这么难受,心里比你还难受,都快哭了,不信你看」,连忙把泪水挤出来让她看看,正好把哭出来这件事找个借口,她看到后扑哧一笑「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竟想着让自己媳妇被别人上」,我嘿嘿笑道「老婆,你知道的,我就喜欢你被别人上」。蕾蕾似乎在挣扎,但是欲望一旦被挑起来,却是很难熄灭,而且她大姨妈这几天,我每天都故意挑逗她,弄的她现在特别想,而我又无能为力,她低声道:「那我一会过去怎么说啊?」

  我一听,愿望终于达成了,革命终将胜利。「你就和他说,你想他了,我睡着了,他一定兴奋的不行」。蕾蕾打了我一下,磨磨蹭蹭的下床穿鞋,走的慢悠悠的,我就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快到门口的时候,蕾蕾转过身来看我,「老公,我真去拉?你舍得吗?」?我强忍着不让眼泪留下俩,冲下床抱住她,「我不舍得,但是越不舍得,越觉得刺激,去吧,媳妇,满足你自己,也满足老公一下」。

  蕾蕾这次没有再回头,开门出去了,我在屋子里听着她的脚步声,一声一声敲进我的心里,又仿煌,又紧张,又后悔,又刺进,又酸涩,这一次,恐怕,真的,要发生什么了。

                第八章

  「咚咚」敲门声,门打开的声音,小亮说了什么没听清,然后关门的声音。蕾蕾进去了,进去了她弟弟的房间,穿着情趣制服,没穿内裤去到了她弟弟的房间。他们俩现在干什么呢?是在接吻吗,小亮的手伸进了蕾蕾的衣服里了吗?揉捏了专属于我的乳房了吗,蕾蕾亲吻了小亮吗,是否已经为她弟弟动情了呢?
  不知不觉间,我的下身竟然立起来了,我偷偷打开门,来到小亮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哧溜,哧溜,嗯,嗯,啊」,他俩在亲吻吗?过了一会,声音停了,然后传来蕾蕾压抑的「嗯,嗯,啊!」。他插进去了,他插进了蕾蕾的阴道,那个声音我这辈子都不会听错,是蕾蕾被人插进去后发出的声音。
  这时,小亮的声音传过来,「姐,我终于操到你了。你太美了,草你太爽了,」,
蕾蕾喘着粗气回道:「便宜你了臭小子,啊,啊,轻点」。估计小亮被蕾蕾的媚态惹的受不住,大力的抽插了几下,惹来蕾蕾的娇嗔,小亮得意的道:「姐,你不就喜欢快点的,重点的吗」,蕾蕾好奇的道:「坏小子,你怎么知道的?」,小亮哈哈笑道:「我总听你和姐夫俩做爱,你们做爱还总提我,拿我幻想,我早就想草你了姐,你太骚了」。蕾蕾被他说的无地自容:「你女朋友才骚呢,小小年纪什么都会,是不是你女朋友教的?」。没想到蕾蕾的一句打趣,好像引起了小亮的伤心事,只听小亮语气一下子变得沮丧,「是啊,姐,我女朋友才骚呢,背着我,不知道和多少人有过一腿,我的第一次就是被她夺走的,她什么都会,什么都懂,我一开始觉得好幸福也没在意她这些」。

  说完好像是咬牙切齿一样,又使大力连续抽插了蕾蕾几十下,蕾蕾突然被小亮这18cm的粗长鸡巴这么猛烈的抽送,有点上不来气了,好长时间没说话,只是无意识的「啊,啊,啊,啊」高声呻吟,我估计我在卧室都能听到,小亮估计也是怕蕾蕾的声音太大给我吵醒了,放慢了抽插的速度,终于给蕾蕾缓了口气。听到屋子里「啪」的一声,估计是蕾蕾给了小亮一下,果然,蕾蕾说道「啊,死人啊,你要顶死姐姐我啊,痛死了」。

  小亮回过神来,连忙给蕾蕾道歉,「对不起啊,姐姐,提到我女朋友我有点情绪激动,这回我好好草你,保证让你爽的上天」。说完就传来的规律的「啪啪啪」的声音,虽然没刚才的啪啪声大,但是速度更快,蕾蕾最喜欢这种性爱了。
  据她给我讲,她的一个前男友,就是个老司机,总是这么快速的草她,她男友一次高潮,能给蕾蕾草高潮3次,果然,过了不一会,就传来了蕾蕾高潮特有的声音「啊!啊!!!不行了!啊!!我到了!!」,接着就是蕾蕾那粗重的喘息声,这时候要是我估计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是小亮的频率还是那么快,抽插还是那么有力。

  蕾蕾为了缓缓,不得不继续刚才的话题,「啊,亮子,慢点,让姐歇会,你给姐讲讲你女朋友的事被」,这时候小亮放缓了抽插的频率「姐姐,这就不行拉,看来姐夫平时没满足你啊。我是不是比姐夫草你草的爽啊?」,这个王八蛋,老子把媳妇送给你草,你竟然还鄙视老子,吗的,不过说的好像是事实,真jb难受。

  还好蕾蕾是爱着我的,「你确实比你姐夫会玩女人,但是我和你姐夫那么多年的爱,不仅仅是肉体上的快乐能比的,臭小子你再说你姐夫坏话,以后我都不理你了」。小亮听完嘿嘿一笑道:「么有,我就是比比,那我和姐夫谁的鸡巴大啊?」,蕾蕾没好气的道「你的鸡巴大行了把,傻样子,就欺负你姐姐的能耐,你鸡巴这么大,这么会草女人,为什么留不住你女朋友的心啊」。

  蕾蕾见小亮小人得志的样子,忍不住为我嘲讽他一句,小亮还是保持哪个频率抽插,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体力怎么这么好,这时候蕾蕾的兴致又被跳起来了,听到里面传来口舌交缠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在吞谁的口水,听的我鸡巴绑硬。过了一会,蕾蕾粗着声音喊道「亮子,快点,我又要来了」。

  这时候小亮没说话,但是啪啪的声音明显加强和加快了不少,只听屋子里不听的传来蕾蕾的「啊!啊!昂!哦!!哦!」呻吟声,明显比第一次高潮时的声音大上不少,看来蕾蕾已经彻底放开,尽情的享受性爱了。

  蕾蕾快到高潮了,这时候的蕾蕾是最迷人的,她会长大嘴巴,喘着粗气,好像好缺氧一样,发出不自觉的呻吟,脸上一片粉红,下面紧紧咬着你的鸡巴,双腿紧紧缠绕着你,像一条美女蛇。你的每一次撞击,都会换她的一声惊叹,直到最后她发出一阵长时间的「啊!!!啊,我到了,爽死我了。啊!!!啊!!」。蕾蕾又一次被小亮送到了高潮。

  这时听小亮说道「姐,你怎么这么快啊,我还有好久呢」,蕾蕾这时候疲惫的道「好久没做这么长时间了,姐有点受不了,你让姐歇会把」。小亮埋怨道「姐你自己爽了就不管我拉?你这过河拆桥也太快啦。」。蕾蕾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那你快点啊,你怎么和个驴一样,鸡巴又长,怼人又狠,你要怼死姐姐啊」。

  这时小亮坏笑到「要快点的话,那姐姐你得换哥姿势,你趴过去,屁股翘高点,对,就是这样,啊,好爽啊,就喜欢这么草你们,像母狗一样趴在我面前让我草,爽不爽啊?啊,母狗?」。听着小亮这种侮辱的话,蕾蕾感到非常羞耻,感觉自己特别贱,免费来给弟弟草,还要被她辱骂成母狗,但是肉体上被弟弟草的确实是很舒服,想道配合他一下,能快点射,也能早点结束,不然自己真的是吃不消了。

  于是就听蕾蕾骚魅的声音「啊!爽,快点,快给我」小亮不满足这样,又提要求「母狗学狗叫,学狗叫我就射给你,不然我草你到天亮。」。蕾蕾是真的怕了他了,这时屋子里传来了蕾蕾的「旺。旺,旺」的声音,同时还有小亮撞击蕾蕾屁股的啪啪声,蕾蕾一边学狗叫,一边被草爽了也忍不住呻吟,这时候小亮也快来了,大喊道「姐,我快射了,我草死你」。

  蕾蕾这时候也马上高潮了,大声喘息道「快射给我,亮子,快射给我」。这时屋子里啪啪啪的声音再次提高,同时伴随着一声另类的怕的一声,和蕾蕾明显痛苦的叫声「哎哟,好痛,你打我干什么」。另类的啪啪声不停,小亮一边骑着妻子的身体操着她,一边拍打蕾蕾的屁股,啪啪的听的我心都要碎了,如果不是怕事情闹大,我这时候好想进去砍死这个欺负我媳妇的人。

                第九章

  小亮一边施暴一边骂道「臭婊子,你们这帮贱女人,背着男友找野男人,我打死你,打死你,啊!啊!!啊!!!射了啊」。随着他的叫声,蕾蕾也来到了高潮,喊的声嘶力竭,已经沙哑了。

  高潮过后,屋子里传来了蕾蕾呜咽的声音,小亮回过神来,赶忙安慰,「对不起姐,我又没控制住我自己,我对不起你,我自罚」。

  啪啪的抽耳光的声音传来,蕾蕾连忙拦住,哭着道:「别打了,打坏了,我小姨不得找我算账」。小亮这才笑道「那姐姐你不生气拉?」。只听蕾蕾嗔道「哼!生气呢,你个小坏蛋,就这么欺负你姐啊?不仅骂我,还打我?翻天了你」。
  小亮一听蕾蕾就是不生气了,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姐姐你别生气了,我给你揉揉,姐姐你的屁股好翘啊,肉乎乎的,草着真舒服」。「去一边去,没正经,亮子,给姐讲讲你女朋友的事吧,为什么把你刺激成这个样子,啊!别摸哪里了,都肿了,疼死了,你个小坏蛋,可真狠啊。」

  吗的,老子这么娇嫩的媳妇,逼竟然被这个家伙草肿了,真是不是自己的媳妇不心疼啊。明天要给媳妇买点云南白药上一下,还是得自己心疼自己的媳妇啊。
  之时候小亮的声音传来「姐姐,你这逼也太嫩了,像小姑娘似的,我就草了你一次,就草肿了,以后我得多帮你练习啊。姐夫可真是偷懒」。蕾蕾笑骂一声,「去,谁都和你一样啊,像个驴似的,哈哈」。小亮反而得意,「我就是驴,你被驴草了,舒服吗,还想被驴草吗?」蕾蕾也不接话,催促他道,「快给我讲你女朋友的事,急死我了」。女人八卦起来真是无可救药。

  小亮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和蕾蕾慢慢讲他和女朋友的事。

  原来小亮的女朋友叫小幽,是他们老家的,比小亮大3岁好像,人长的特别漂亮,而且会打扮,穿着也很大胆,那次小亮和朋友打球的时候遇到的,小幽是陪闺蜜过来看闺蜜男友比赛的,意外的俩人相识了,小亮这种情场初哥哪里见过小幽这么美丽性感的女人,可谓是一见钟情终不悔,小幽也对小亮这种青春阳关光的小帅哥很有好感。一来二去,俩人便在一起了。

  小亮还在念书,而小幽早早的就错了学,在混社会。小亮的父母是肯定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找了一个大他3岁的,而且高中没毕业的姑娘结婚的。

  于是俩人就瞒着家人偷偷在一起,小幽和闺蜜兰兰一起合租了一个二室的房子,小亮一有时间,就去出租屋和小幽私会,小亮虽是初哥,但是小幽却已经身经百战,初始对于小幽不是处女这件事,小亮还纠结了一阵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没有处女情节的。但是小幽对小亮讲,她也不求永远在一起,小亮喜欢她,她就愿意陪小亮一起睡,做他的女朋友,小亮厌烦她了,她自己就会退出。

  小亮没经得起诱惑,尝过了女人的滋味的小亮,哪里还能放弃小幽,至于之前的介意更是一个笑话,每天想尽办法让小幽开心,恨不得把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贡献给小幽。一开始俩人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的。

  小亮在小幽身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小幽总有那么多新的花样,每一次做爱都能让他爽到灵魂深处。他感觉他像吸食了她的鸦片,中了她下的情毒。唯一的阻碍就是父母的反对,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坚持,父母终将会屈服于他,毕竟最爱他的人就是他的父母,因为爱他,所以会为他让步。

  正在他苦心谋划让父母接受小幽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让他痛不欲生的事情。那天,小亮逃了下午的课,自从他和小幽恋爱以来,原来的好学生早已经堕落,逃课想去小幽的出租屋去给她个惊喜,路上去花店卖了一束玫瑰,买了小幽最喜欢吃的披萨,而且从家里偷了一瓶老头子的红酒。

  拿出了小幽给他的备用钥匙打开门,小幽这个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家里睡觉的,晚上才会出来去酒吧工作。

  小亮进屋后,发现兰兰的屋子里传来了男女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啪啪啪」的撞击声,早已经尝过禁果的小亮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偷笑了一下兰兰可真是急色之后,也没多想,便进了小幽的屋子。

  屋子里没人,但是电脑是开着的,风扇也在工作,显然人刚走不久。小亮一想,估计是兰兰他们声音太大,或者是小幽给他们腾出二人世界的时间,出去溜达去了把。

  于是小亮把东西放桌子上,给小幽打了个电话。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小亮不禁奇怪,这时候好像隐约听到了小幽手机铃声的声音。听不清楚。于是小亮打开卧室门,想找找粗心的小幽把电话落在哪里了。开门后,铃声清晰许多,但是传来的方向,却好像是兰兰的屋子里。

  小亮心里咯噔一声,自己干笑一声,暗骂自己一句禽兽,怎么会这么想。但是铃声确是不停的响,而且方向确实是兰兰的屋子里传来。小亮心想,估计是小幽落在了兰兰屋子里,俩人晚上有时候一起睡,小亮是知道的,毕竟好闺蜜。
  这时电话快要自动挂掉时,电话突然接通了,小亮颤动的手把电话放在耳边,希望听到兰兰的声音告诉他「小幽把电话落在她屋子里了」。

                第十章

  「喂,啊!亮亮,怎么了?我刚睡醒,啊!是不是想我了啊?爱你哦,么么」。小亮听着电话传来那熟悉的自己迷恋的声音,感觉灵魂都已经冻结,全身的血液视乎都开始逆流,整个人竟站不起来,摔倒在地。

  小亮摔倒的声音令电话对面的女人非常担心,电话里传来她焦急的声音,「怎么拉,亲爱的?你是不是摔倒了,小心点啊,走路不要给我打电话了,要注意安全听到没有,啊!啊!」。小亮捡起电话,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了泪水,嘴里传出冰冷的话语:「小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与喘息,一会儿后,小幽道「啊,我刚才睡了个午觉,刚被你吵醒呢,脑子还不清醒呢,大坏蛋,吵醒我午觉,要你陪我」。小亮道「好好,我陪你,明天陪你逛街好不好」。小幽欢快的道「哼,算你识相,原谅你拉,不和你说拉,我继续睡觉拉。啊!啊!,好热啊,今天可这热。」。小亮笑道「是啊,太热了,听你喘息声像是在做爱一样」。

  小幽那边沉默了下「坏人,不和你说了,拜拜,爱你,么么」

  电话挂断后,小亮来到阳台,俩个屋子的阳台的共通的,他蹲着走过去,偷偷从窗户像里面看去,令他恨不得从阳台跳下去的一幕。他的女友,小幽,正赤裸的全身,趴在床上,翘着屁股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撞击。电话刚仍在一边,屏幕还亮着。那男人就是兰兰的男朋友,阿豪。阿豪一边操着小幽,一边说道:「小骚货,刚才接电话的时候,逼里面可真紧啊,差点给我夹断了,啊,我草死你」。
  说完阿豪一边大力的抽插的小幽,一边使劲的打着小幽的屁股。小幽淫荡的叫到「啊!豪哥,你草死我了!我要被你搞死了。你怎么那么会草啊,草我和兰兰谁爽啊?」。阿豪听完哈哈道:「当然是你爽拉,兰兰哪有你这么骚,你这逼一摸就出水,一插进去就往外喷。草你的时候还能听你和你小男友调情,你太骚了,要替你男朋友好好惩罚你,我打死你、」。

  说完,又使劲打了小幽几巴掌。小幽被打的时候,虽然也喊疼,但是被打完之后,反而更加淫荡了,「啊,豪哥,你打死我把。我就是婊子,让你草,让你打,我还在被你草的时候和男朋友打电话,我爱死你了」。

  豪哥听完这阵得意。边草她边好奇道:「怎么?你那男友是个阳痿,满足不了你的胃口啊?过来勾引我草你」。一边说,一边身手揉捏小幽的两个大奶子。小幽被他捏的有点痛,埋怨一声:「哎哟,豪哥,你要给我捏坏了,我男友可不放过你。」。

  豪哥听完更乐了,「哈哈,连自己媳妇都喂不饱的男人,我帮他干活,他可得感谢我猜对。」。小幽这时候反而叹了一口气道「他也不是不能满足我,他床上挺强的。啊!啊!当然没又豪哥你厉害了,你轻点,要痛死我了,唉哟,求你了,你还听不听拉」。

  豪哥又打了小幽屁股一下道「那你还真是够骚的,你男友能满足你,还来勾引老子,真是个骚货」。小幽回头瞅了他一眼道「他太粘人拉,以前的时候高冷的样子我可喜欢了,长得又帅,打球又好,那副冷酷的样子让我花心荡漾的。但是在一起之后,什么都听我的,每天粘着我,也没有主见,像个孩子似的,我感觉我不是他女友,我好像是他妈一样。啊!」。

  豪哥听完怪笑一声,「那我不就是在草他妈么,他得叫我爸爸呀,哈哈哈」小幽听豪哥辱骂小亮,却迎合道,「啊!他爸,你大白天就草他妈,不怕被孩子看见留下阴影啊?」

  阿豪快速抽插几下,「老子给他做性教育,没收他钱就不错了,啊,我快射了,啊!再给他添个妹妹把。」。随着阿豪的最后冲刺,小幽也到了,伴随着小幽悠长的叫床声,阿豪把精液射在了小幽的阴道里。

  完事后,小幽一边给阿豪用嘴清理鸡巴,一边嗔道,「豪哥,你别真给我弄怀孕了,这几天不安全」。阿豪一边揉着她奶子,一边享受着服务,「没事,坏了我带你打了就完了,这叫意外怀孕怎么办,打掉孩子继续干,哈哈哈」。窗外的小亮是气的怒发冲冠,一口牙都快咬碎了。但是他不敢冲进去,一旦他拆穿这一切,他和小幽就真的完了,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虽然小幽在他的面前出轨让他痛不欲生,但是他还是舍不得她,舍不得她的美丽,舍不得她的善解人意,舍不得她的风骚入骨,太多的舍不得,造成他现在这么痛苦,他想杀人,他想杀了自己,他想欺骗自己今天没来过,他脑子一片浆糊,挣扎了许久,直到里面再次战斗起来,他一个人默默的离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