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妮卡的调教自述】(01)【作者:mousegeneral】
【妮卡的调教自述】(01)【作者:mousegeneral】
字数:3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我叫妮卡,23岁,大学刚毕业半年,在法院工作。这两天我处于极度的焦虑忐忑中,我的主人曾经就要来我的城市出差。

  我和主人通过网上认识,他已经网络调教了我半年多时间,这将是他第一次现实调教我。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主人,他只是通过语音文字来命令我,羞辱我。我一直在幻想着这个严厉邪恶,又让人欲罢不能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只知道他40岁,不知道他高矮、胖瘦,长相,我有时候会想象他很儒雅,有时候会幻想他是一个光头恶汉。

  但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主人会不会对我满意,我感觉我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不自信,这么卑微过。我出身家庭优越,不然也不会轻松到法院工作。我上的是有名的大学,身材相貌都是校花级别的。我一直在呵护和赞美中长大,从中学起就有无数的男生追求我。大学里我也交往过几个男生,他们都把我当成女神供着,对我都是顺从,没有丝毫的违拗,就是要讨我欢心。可这些总觉得让我有些莫名的不满足或者是失落,我也说不上来到底什么感觉。

  几个男友都无疾而终,直到快毕业时候我和最后一个男友林建分手的时候,他喝醉了酒他指着我骂道:「妮卡,我他妈最后悔的是把你当成女神供着,所有对你的好你都感觉不到,我现在恨不得把你当成婊子才解气。」

  我被骂的那一刻有些蒙,伤心刺痛,但是隐约中又有些兴奋。我回去一直在想我是不是真的不能被人夸奖呵护,我是不是内心深处希望被粗暴的控制和羞辱。这些念头让我坐立不安,我鬼使神差的搜索加入了一些羞辱调教QQ群,看到里面的女人被男人无情的调教凌辱,被骂着婊子母狗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刺激和兴奋,也是在那里我遇到了曾经主人。

  即使在调教羞辱群里,我也是受人瞩目的,加群的时候会有身材询问和照片认证。我属于典型的巨乳长腿细腰肥臀的身材,我身高168厘米,47公斤,三围34,25,34,属于高挑的身材,但D罩杯的乳房浑圆坚挺,我的臀部是蜜桃形状的很圆很翘。看过我身体的那些色狼男人都说我是极品母狗的材料,不知道有多少人私下加我想做我的主人,在我面前各种表现,我只觉得肤浅无趣。那时候我注意到曾经主人,他喜欢在公屏凌辱调教女人,骂的邪恶过瘾,调教的手段也是多变,好多女人被他调教的不断的高潮,他骂人好狠,折磨人的手段也好过分,可是还是有好多女人主动上去让他羞辱让他调教,每次他出来群里都会很热闹很淫荡。

  在那以后我每天都关注他,他一出来我就偷偷的看他调教,边看边自慰,以前我几乎从来不自慰的。经常看着他调教别的母狗女人我就高潮了。我甚至有时候按照他调教别的母狗的指令自己偷偷的做,幻想着他是在调教我。可是他好像从来没有关注过我,即使我已经在他出现的时候刻意表现,几乎所有的人都私信过我,他却没有,最终我忍不住偷偷私信了他一句:「我喜欢你的调教,我想被你调教」。然后我就彻底沦陷了。在他那里我完全没有自尊自信,我自己感觉自己是个不要脸的母狗,主动贴上去的下贱女人。像一只祈求被收留的流浪狗。
  所以我很怕自己表现不好让他失望,对我失去兴趣,这种惶恐对我简直是一个煎熬。我在想我应该穿什么,是清纯还是性感,应该怎么表现,是被动还是主动。我也不敢问主人,因为这样就太刻意了。

  纠结了几天,这天还是到了,主人下午到我上午就开始准备,我洗的干干净净,然后选择了淡淡薰衣草香味的香水,我用清水清洗了一遍又一遍的骚逼和屁眼生怕有一点点味道,尤其是肛门我灌肠了三次,确保里面没有一点脏东西。屁眼我是为主人保留的,因为没有男人碰过,等他来了给我开苞。而我的肉穴是被别人用过的,是他嘴里说的骚逼,贱逼,脏逼,烂逼。

  其实我在被他调教前还是处女。他开始问我是不是处女的时候,我怕他不愿意调教处女,就谎称自己不是处女。我记得清楚第一次调教,他让我在众人面前用黄瓜插肉穴。那可是我的处女啊,我挣扎了好久想要告诉他我是处女,可是我不敢也不愿意违拗他,一狠心我就在他的命令下,在整个群里的人眼前,用黄瓜刺穿了我的处女膜,抽出黄瓜时候上面满是血,我流着眼泪解释说好像大姨妈来了。后来在一个任务中,他要我在众人面前扒开肉穴从里面流出男人的精液,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哪里去找男人的精液,我那时候已经完全对主人着魔,竟然和一个经常骚扰我的学校门卫发生了关系,让陌生猥琐的门卫成为了我第一个男人,内射在我身体里。我委屈的要死,我多么希望主人能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现在反而成了他眼中的脏逼女人。不过我向一个恋爱中的小女人一样,隐瞒着这个秘密,觉得对他默默的付出非常满足。

  主人刻意保持我屁眼的纯洁,他经常把我给朋友或者陌生人网络调教,可是命令我不许被别人玩弄屁眼,每次其他爷要玩我屁眼的时候,我都要羞羞的说:「爷,妮卡母狗的屁眼是专门给主人留着的,求你玩儿其他地方,其它地方随便玩儿。」。每次感觉又羞耻又甜蜜。

  收拾完肉穴和屁眼,我开始拿出中性笔对着镜子在身上写字。主人喜欢让我在身上写脏话,母狗,肉便器,公交车,公共厕所,什么难听写什么。我的皮肤非常白皙,配上这些黑色的脏字,显得特别的淫靡下贱,主人让我在群里视频给一大堆男人看我写着脏字的肉体,那些男人边撸鸡巴边骂我,主人还让我把他们骂我的话写在身上,好多男人看着我写字就精液射出来了。

  我在乳房上写了妮卡两个字。在腹部写了母狗婊子,主人希望我既做服从的母狗又做淫贱的婊子。我对做主人的母狗丝毫没有异议,可是让我做人尽可夫的婊子,我内心还是有些抗拒,不过我越来越多的被训练的对陌生男人暴露自己的身体,做可耻的动作,再说我曾经主动把自己的第一次献身给陌生猥琐的门卫,我有时候感觉我连婊子都不如了。我在大腿的根两侧分别写了脏逼、烂穴然后箭头指向我已经剃的光光的阴部,写的时候又是莫名其妙的心痛兴奋,隐约都感觉到肉穴在收缩,马上停下来怕到了高潮,没有主人允许是不能高潮的,我停了几次才写完。最后我在自己屁股上写了操我两个字,由于在身后,我撅着屁股背对着镜子用及其淫荡的姿势才写完,我想用这两个字刺激主人享用我为他保留的处女屁眼。

  整理完,我穿了黑色蕾丝的T裤与镂空乳罩,外面套了一身黑色低胸的紧身丝质长裙,蹬上了一双10公分的红色尖根高跟鞋。对着镜子我自己很满意,精致的脸蛋,蜷曲的长发,玲珑的身体,看起来更像是去参加晚会的高雅气质。
  手挎包里,我放上了遥控跳蛋,一根AV绑,一支吸盘假鸡巴,一根旋转带阴蒂叉的电动鸡巴,肛门塞,一些夹子,丝袜,还有一套渔网装,眼罩。这些都是接受调教期间置备的,平常我藏的严严实实,生怕被家人发现。然后我去冰箱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用真空塑料袋层层包裹的一根黄瓜,这就是夺去我处女的那根黄瓜,我一直保存着它,已经半年多了还是保持着翠绿只不过表面有些缩皱,黄瓜上面用刀刻了曾经两个字,字已经变红了,是我处女血浸在里面造成的。我想是不是有机会跟主人表白我的处女也是给了他的,并不是一个随意的脏女人。我犹豫着往包里放进去几个避孕套,其实我是渴望主人能够不戴套进入我,内射我,可是我是他眼中的脏逼烂穴女人,他说不定更倾向于带套。我甚至不想带事后紧急避孕药,我真的变态的希望能够为他怀孕,为他打胎。想了想,如果主人怕我怀孕不内射我,那多糟糕,我又把避孕药塞到了兜里。

  折腾完已经下午三点了,我早已在离家远一些的地方定好了房间,把房间号发给我主人,我就先进了房间等待。等待是好折磨人的,我无数次幻想他是什么样子的,见面应该说什么,会不会尴尬,怎么进入正题,坐立不安。差不多时间的时候我脱光衣服,带上眼罩,准备赤裸裸的面对主人。这是主人要求的,我看不到他,就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完全交给他。

  我让自己提前带上眼罩,适应黑暗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可是心总是静不下来。终于传来几声敲门声,我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我觉得我腿都发软了。我摸到门口,长舒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缓缓的打开门。我现在就赤身裸体的站在门口,对着走廊如果旁边有人会看得一清二楚,我现在连羞耻害怕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能感觉到我对面站着一个人,他比我略高一些。他没有说话,我也紧张的不敢说话。我知道主人正在凝视着我,我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腿都有些发抖,这样有个半分钟时间,我觉得我都快喘不上气来,腿一软低头跪在了主人面前。

  跪下那一刹那我突然放松了,我觉得这是面对主人最好的姿势。

  主人用手指抬起我的下巴,然后我感觉脖子一凉,咔嚓一声套上一个金属项圈,然后脖子一紧我被拉的和狗一样爬在上,主人牵着我的走进了房间,这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自然,我竟然一下子进入了母狗的状态。

  追求我的男人一定想不到,他们心目中女神一样的我,会被一个没有见过面的陌生男人和狗一样牵着走。我想去蹭主人的腿可是不敢,只有乖乖的在他身后爬着。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