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爱的昇华】(番外 02)【作者:w5822946】
【母爱的昇华】(番外 02)【作者:w5822946】
字数:4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母爱的升华:番外(2)

  「走,阿青跟外婆出去走走。」

  阿青外婆见阿青回来后不太高兴的样子,问他话也不爱回答,晚上的时候特地想让阿青陪自己出去外面转转散散心。

  「不去,没什么好玩的,我进房了。」

  阿青还在跟我赌气,连着外婆的话都不听。

  阿青外婆只是善意地笑笑,但我想她是很难过的。

  「妈我陪你出去转转,他就这脾气,你别理他。」

  阿青外公说要在家看新闻联播,也有着不放心阿青的意思,就没跟我们一起出去散步。

  阿青外婆腿脚不好,医生告诉她不宜久坐,适当地走走路活动经络有好处,她走得慢我就陪着她慢慢走,一路上说起了好多童年和以前的往事。

  走着走着我不禁开始诧异这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小农村吗,夜里路上的村民比白天还要多,那马路两边都开始亮着路灯,有三五成群的老头拿着蒲扇穿着背心在路灯底下聊天、下棋,也有年轻的情侣在路上你侬我侬。

  记忆中的老家到了夜晚天特别的黑,除了屋子里亮着灯,屋外伸手可以说是不见五指,还记得有一次表哥从前屋绕到屋后边扮鬼学着鬼叫吓唬我们几个。
  「不认识了吧。现在跟以前可真不一样,老舅家的那个闺女回来都说和城里的夜、夜什么差不多。反正是很好的意思。」

  「是呀,跟城里的是差不多,但比城里的舒服,城里人多太挤了,到晚上更挤,没这空气好。」

  「你有空就多和志强下来,住几天也好。」

  「他那么忙,像今天就突然往国外跑了,哪有时间。」

  阿青外婆没再说什么,我自知说错了话。

  「你听谁在叫我们。」

  阿青外婆突然竖着耳朵说是听到了有人喊她,我左右看了看,「没人呀,妈你是不是听错了。」

  「好像听到有人在叫。」

  我以为是老人家的疑神疑鬼,谁知晴空来了声霹雳,「阿云,阿云!这里!」
  还真有人叫着我妈的名字,我看着路前边一个肥大的影子跑了过来。

  她跑近了我才看清楚是妈的小姐妹杨姨,「我说我不会看错,她们还说我眼花,呦!这不是阿梅吗?今天回家看妈妈来了,还是那么漂亮,还跟小姑娘一样年轻我差点没认出来。」

  「杨姨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您才是真的保养好。」

  杨姨和阿青外婆从小玩到大,比外婆要小五六岁,但眼前的她确实保养得当,看样子不过刚过四十。

  「阿梅从小就会说话,难怪我要从小疼她。我们别站着说话,到前面去坐,红丽她们就在前面。」

  杨姨和我一人一边扶着阿青外婆,她们两姐妹热络地聊着天,我在旁偷偷地打量着杨姨。

  真是改革开放春风吹,这几年政府对于农村的各种优惠政策不断加大,以往天壤之别的城乡环境慢慢开始缩短,在我的印象中杨姨一直是个很朴实的农村女人,她早早死了丈夫,带着两个儿女,靠贩鱼过生活,简朴是注定的。

  而现在瞧杨姨一身精致的衣着打扮,桃红色上衣、绿色长裙,配着蓬松柔软的大波浪,高跟鞋走的踢沓踢沓地响,这种野性的时髦是最能展现压抑许久的自我。

  还记得以前她在人前说话都是要侧着半个身子半低着头的,而现在有路灯的助力,我能见着她说话时那伴着唾沫喷射的快嘴。

  杨姨和我们聊着天不知不觉领着我们来到一处宽敞的水泥地上,我有些惊呆了,那密集的人群,五光十色的灯光绕着圈在捉迷藏,又有洪亮的歌声飞扬,真有点八十年代的舞厅的感觉。

  杨姨骄傲地说:「热闹吧,我每次叫你妈出来跟我一起跳舞,她总不愿意来,瞧瞧!多热闹,跳舞会年轻的,你看我。」

  她特地转了一圈展示自己曼妙的身姿以此表示自己的观点正确。

  我环顾一圈似有回忆被勾起,猛然间想起这是当初大家伙拿来晒谷子的稻场,现在竟然被改造成跳舞专用的小广场。

  场地里大多数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以女性居多,她们跟着音乐在场地的中央引领风骚,使得整座广场因为她们的舞步仿佛具有了生命。

  「都来了,就下去跳跳吧。」

  「我就不去了,笨手笨脚的让人笑。」

  「谁敢笑你,我说你呀就是要多运动才身体好,你老坐着腿才不好。」
  杨姨不仅外表看似换了个人,连医生的修养也同时具备了。

  「真不去了,我怕跟不上你们。」

  「快来吧,哎呦,跳个舞而已又不是打仗,哈哈,阿梅你看你妈妈真的太好笑了,真是的,这么年轻总说自己老。」

  杨姨这脱胎换骨的嘴皮实在是厉害,她横了心要让妈妈下场活动,我替妈妈打了个圆场,说:「妈你就去跳跳吧,还有我在呢,实在跟不上咱就不跳了下来休息。」

  「就是,快快!开始了!」

  阿青外婆就这样勉强地被杨姨拉进广场中央,随着音乐的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跳着,我在旁边石头做的长凳上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阿青外婆有些笨拙的手脚,再看另一边杨姨欢快愉悦的动作表演,总觉得不大真实。

  一场广场舞大概跳了二十来分钟,阿青外婆勉强跳完了全场,下场时候直呼太累了,反而是杨姨越跳越有精神,「阿梅你瞧瞧你妈妈,这才跳了多久,你真该让她好好跟我们锻炼锻炼。你要不要试试,你也该好好学学,将来能做个领舞。」
  我猜想杨姨目前的人生目标就是做这小广场的跳舞领队,带领、指导着大家焕发新的青春。

  刚休息了不到五分钟,广场中的音乐再次响起,那是悠扬的萨克斯独奏乐曲,突然间整个广场出现了一阵骚动,我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呦,这么快就开始了,真急他们。阿云你,阿梅你要不要来试试,算了,我先下去了,可不准先走还有好多话跟你说呢。」

  杨姨急忙喝口水再次回到广场中央,我望着人群和四周开始有些明白刚才骚动的源头。

  那是盛大的中年人交谊舞比赛,原来在四周等待的男人全都加入了这场舞会中,他们的热情比白天干活还要高。

  男男女女搭配在一起竟然数目合适,大概是好多男人专门等到这个时候往这里赶,我瞧着那高矮胖瘦不一而足的临时情侣,内心翻起很大波动,在我思维里一向保守的乡下也开始有了已婚男女不避讳的正大光明的交往。

  全场舞者中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杨姨,她矫健的身姿昂扬的头颅都显示出无比的自信,和他一起跳舞的是一个四十来岁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男人,我瞧得不大真切认不清。

  当我还在欣赏音乐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叫声:「阿梅你也来这儿啊!」
  原来是早上见过的三发叔,不同于早上的白色背心加一条短裤的打扮,晚上的他已经换上了西装长裤和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衬衫,不是皮肤太黑的话真有点成功企业家的意思。

  「三发叔你也来了。」

  「姐你也来了。」

  三发叔和阿青外婆打了个招呼。

  「我不想来,你婶儿非要我来,来了又不管我,自己也不知道去哪了。」
  三发叔憨憨地笑着,「婶儿她去跳舞去了吧,我婶儿还是那个脾气。」
  「就是,厉害的不行,以前还稍微好点,现在更厉害了。」

  三发叔说着还模仿婶儿的样子做了个鬼脸,引得我妈在一旁都笑了。

  「阿梅下去跳过了吗?」

  「我哪会这个呀,我不行。」

  「我也不会,你婶儿非拉我来,但我有时看她跳还真想学学给她看看,现在人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要不你陪三发叔练练。」

  「我?我不行的,我不会。」

  三发叔的邀舞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不会不说,这阿青外婆还在身边我跟着一个长辈跳交谊舞总觉得别扭。

  「哈哈,阿梅也嫌弃我年纪大,他们年轻人是都不愿意跟我们玩在一块了姐。」
  「三发叔我没这个意思,我是真不会。」

  「你们年轻人学什么都快,我们这个叫什么,按毛主席那会儿讲,『共同进步』哈哈哈。」

  三发叔一而再地表现出跳舞的欲望,我开始有些为难,更惊讶地是阿青外婆也劝我去试试,想来她是觉得三发叔和我之间的身份更像是父女而无大碍。
  「那我试试,跳的不好您可不许笑我。」

  「我还怕到时候你要笑话叔呢。」

  三发叔张嘴大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

  我们下场的时候舞曲已经进行快一半,我这生手看着身边阿姨们那转着圈的舞步心里更是露怯,心想着可不能在她们面前丢人,要不然那真是丢死人了。
  三发叔毫无预兆地抓着我一只手,另外一只手扶着我的腰部,那一刻我浑身犹如触电般发麻,老话说的男人的头女人的腰摸不得,自从结婚以后还真是没有别的男人摸过我的腰,阿青那个小坏蛋当然不算别人。

  我想要提醒三发叔是不是能把手稍微提上来些,可这话又不好开口,容易让人误会,或许这正是他舞蹈的不熟悉、不正确导致的。

  三发叔跳舞时显得非常用心,嘴里还在念着口诀:「一踏踏,二踏踏,三踏踏,走,转圈。」

  我被他带着身心也逐渐投入到了这场舞会当中,步子变得越来越稳,节奏越来越对,跳的自然越来越顺,手放在哪里早已经被忽略。

  萨克斯的声调慢慢开始转高,那是舞曲最后的一次高潮,我的一个向外旋身再被拉回来就可以完美地结束这场舞蹈,然而在被三发叔拉回来的中途,在那极短的距离之内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顿时失去平衡,好在三发叔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快要摔到地上的我,又顺势把我拉回怀里,我仍有余悸地直按着胸口。

  「没事没事,有三发叔在呢。」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那一刻我觉得三发叔真像自己的父亲,说不出的强壮和温暖。

  随即我又发现自己和三发叔的姿势有些不对,他的手还在紧紧搂着我的腰,比刚才跳舞时抓的还要用力,我几乎和他快要面贴面嘴对嘴了。

  三发叔很快也发现了这问题,憨笑着松开了手臂,他要是再迟那么一会肯定能听到我害羞的心跳,舞曲恰当地终止,我快步地回到阿青外婆身边。

  之后三发叔又和我妈聊了一会,三发叔的老婆终于也找到了丈夫,因为自己家里还有事情只是聊了几句两人就先回去了。

  「哎呦累死我了,可把我累坏了。」

  杨姨也从她的战场上收兵回营,咕咕地喝了一大口水,解了渴又在那说着她战绩的辉煌,想是她刚才太专注自己的舞步展现,应该没有看到我和三发叔搭着跳舞才对。

  一个热闹的舞会终于结束,各人都陆续回家,不远处有人冲着这边喊着妈妈,我听声音不像是阿青,「我儿子来接我来了,这儿那!快过来!」

  没想到是杨姨的儿子信诚,已经变成高高大大的小伙子,杨姨要不说的话我还真认不出来。

  「姐你回来了!云姨好。」

  信诚反而先把我认出来,让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更是对这个多年不见的小弟好感倍增。

  杨姨年轻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结婚比较晚,所以信诚的年纪只比阿青大五六岁,从他会说话开始就喊我姐,实际上我比他要大不少。

  随后杨姨一顿地夸耀自己的孩子,说是毕业之后如何厉害,好多企业争着抢他,可儿子非要回到家乡当起村官为乡里开发建设,说不完的骄傲和自豪,信诚害羞而腼腆地拉了拉他妈的衣服。

  这一下也解答我心中的困惑,难怪杨姨现在说话底气十足。

  四人又聊了一会,最后约定明天带着阿青去杨姨家玩玩,回家路上阿青外婆也在夸着信诚,说他办了好多实事,对于杨姨现在的状态她也很替她高兴,似乎我见到的不舒服的东西阿青外婆一概没看见。

  当我们回到家时,发现客厅里没人只亮着一盏灯,想来是阿青外公去休息了,我怕打扰了他,轻手轻脚地回去房间,只是进门的一刹那呆住了。

  儿子阿青竟然正在撸动着鸡巴打手枪,他戴着耳机专心地看着手机屏幕没有发现到我进屋。

  「哎呀!你怎么、怎么。」

  我实在不好意思,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阿青吓得差点跳起来,手机直接掉在床上,画面中还播放着女人给男人口交的镜头。

  许久没有过亲密接触的母子俩导致了现在有些尴尬的气氛,我拿了几件衣服匆匆地跑出去洗澡。

  那温水淋湿我全身,却怎么也浇不灭身体里的那团火,刚才被三发叔摸着的腰部特别烧的厉害,现在满脑子全是儿子粗大的肉棒,许久没有性生活的我今晚肯定要睡不着了。

  心里又不禁在问,儿子难道宁愿自己看色情片打手枪也不愿意碰我吗?我的心情有些失落又很生气,我决定今晚非要问出他的秘密不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